“反正我不管,我家的小月要当大,其它的想当什么就当什么。”许胜利的嗓子本来就粗,这么一大声叫着把孔浩旗给吓了一大跳。

    艘不地仇鬼敌学陌孤不羽敌

    “许大粗,有理不在声高,你不要以为你大声就行了。”孔浩旗也生气了,虽然许胜利还没有对自己拔过枪,但他这样的态度也是不行。

    许胜利板着脸说道:“孔总理,这些事情我们不要管了,让他们那些年轻人去商量决定吧,至于怎么争还是看她们的,谁争到就让谁做吧!”嘿嘿,孔佩娴只是一个文弱女子,哪争得过自己的小月呢?

    孔浩旗一听哪肯同意呢?让她们争?佩娴哪打得过杨桂月?“老许,这个不用争什么,我们商量决定就行了,对于这些结婚的事情,还是我们熟悉一些。”

    “哼,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你吗?你想用自己的官职来压人,好让莫天明娶了你家的女儿。孔总理,我告诉你,这个万万不行,结婚这个东西,是不能用官职来衡量,而且我家的小月认识莫天明的时候,你家佩娴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许胜利生气地说道。

    艘不远远方艘察陌月我星早

    “许大粗,你是不是不讲理啊?我找莫天明谈,他说娶谁就娶谁。”孔浩旗也生气地说道。自己堂堂一个总理,还不能指挥莫天明吗?

    “你找莫天明谈?我看你是去吓莫天明才差不多。”许胜利火了,他以前的军队作风也马上出来。“孔浩旗,我告诉你,反正我家小月就要当正室,如果莫天明敢娶别的女人,我就跟谁急。”许胜利边说边摸了摸自己的腰侧想拔枪,可他却是摸不到枪。他想起来了,刚才进来的时候,他把枪给外面的警卫员了。

    孔浩旗说道:“许大粗,你是不是想造反啊?动不动就拔枪,我看你是不想当这个司令了。”

    “我能不能当这个司令不是你决定的,是龙元首。”许胜利牛逼地说道。决定他能不能当司令,是军务元首而不是国家总理。

    “许,许胜利,你太放肆了。”孔浩旗拍着桌子站起来。

    “我就是放肆怎么样?我还以为你有那么好心请我喝酒,原来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许胜利见孔浩旗都拍桌子,他哪能不拍桌子呢?

    这时,龙定走了进来。他一看到孔浩旗和许胜利这样,急忙叫道:“老孔,老许,你们俩人在干什么?”

    “元首,你来得正好,孔总理以权欺负人。”许胜利把刚才他们谈话的内容告诉龙定,“莫天明想娶谁,让他自己决定,怎么可能是我们跟他们谈呢?”许胜利在心里想着,自己跟莫天明这么熟,一定可以说服他的。

    “唉,这些是年青人的事情,你们不应该插手的,老孔啊,你也太急了一些。”龙定一早知道孔佩娴喜欢莫天明,可没有想到孔浩旗会跟许胜利闹这些事情。“你们也算是国家重要人物,你们吵闹算什么呢?”

    “唉,老龙,我天天看着佩娴闹心,我心里就不舒服。”孔浩旗说道。“他们也不小了,帮他们定下来也是好。”

    许胜利说道:“要定也是让莫天明来定,你可不能在旁边威逼什么的。”

    “我没有威逼他。”孔浩旗说道。

    “那好,你现在就给莫天明打电话,让他来自己定吧!”许胜利想着孔浩旗会趁自己不在身边的时候再叫莫天明过来,不如现在直接叫莫天明过来说清楚,以免到时孔浩旗在后面使绊子。

    “这,这个……”孔浩旗有点为难了,如果有许胜利他们在身边,自己怎么可以跟莫天明“交心”呢?

    结科仇远鬼结术由冷技孙远

    许胜利眯着眼睛说道:“怎么了,是不是不敢了?”

    “我怎么会不敢呢?”孔浩旗摇着头。“我,我是怕莫天明不在京城。”

    “那你不用怕,莫天明在京城的,我现在给他打电话。”许胜利拿出手机给莫天明打电话。

    莫天明接到许胜利的电话,说来中南海孔浩旗的家,他有点奇怪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急事。于是,他急匆匆地来到孔浩旗的家。当他看到龙定、孔浩旗和许胜利都在的时候,心里更是猛地一跳,一定是有什么非常再加非常重要的事情。

    孙地不仇鬼孙学接月早秘后

    “天明,你来了,坐吧!”龙定看到莫天明来了,指着前面的沙发说道。

    “好的,三位首长,有什么急事吗?”莫天明并没有坐,只是紧张地看着龙定他们。

    “臭小子,没有什么急事,我们找你来,是想听听你到底要娶谁?”许胜利生气地说道。“你有这么多女人,有什么决定了吗?是不是小月啊?”许胜利拼命地向莫天明眨着眼睛。

    孔浩旗哪里看不出许胜利的阴谋呢?“许大粗,你不要这样说,天明,你是不是想娶我们家的佩娴啊?是的话就不用怕,我为你撑腰。”

    莫天明现在终于听明白了,人家这是逼宫啊!咦,孔浩旗说孔佩娴,孔佩娴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娶她啊?我又不喜欢她,她又不是我的女人。“各位首长,这些是我的私事,以后再说吧!而且我跟孔老师没有其它特别的关系,孔总理不要误会了。”莫天明苦着脸说道。

    “噢?臭小子,你跟佩娴没有关系啊?哈哈哈,这样好。”许胜利高兴地拍着大腿。“孔总理,你听到天明说了没有,他跟你家的女儿没有关系,你就不要逼他了,他是娶我女儿的。”

    孙不科地方后球所冷诺独恨

    “你现在跟佩娴没有关系,并不代表以后啊!”孔浩旗没有想到莫天明说得这么直接,“天明,我只有这个女儿,只要你好好待她就行。”由于有龙定和许胜利在身边,孔浩旗不好意思说得太白。

    孙不科地方后球所冷诺独恨许胜利说道:“要定也是让莫天明来定,你可不能在旁边威逼什么的。”

    “还什么以后,天明,你说吧,你想娶谁?”许胜利大声地说道。

    莫天明说道:“各位首长,我现在不考虑个人的事情,你们就不要问我这个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我走了。”莫天明哪敢还在这里啊,早知道他们找自己是这个事情,他一定借故不过来。

    “天明,你经常跟月心、佩娴和小月在一起,你怎么也得交待一下清楚吧?佩娴跟我说过,她是很喜欢你的。”孔浩旗决定把事情摊牌。如果不是龙定也过来,许胜利硬是要把莫天明叫来,他是想单独跟莫天明谈的。而且他也把龙月心给扯过来,反正莫天明也跟龙月心在一起,让龙定他们也揪心一下。

    “月心?”许胜利皱起了眉头。如果是龙月心渗和的话,那小月可能争不过她啊!她从小就是聪明无比,而且武功又高,她如果要当正室的话,小月就不要奢望了。

    龙定也是两眼马上发出精光,“什么?月心?天明,你跟月心……”

    莫天明感觉到气氛马上变了,特别是龙定,好象如果自己跟龙月心有什么暧昧的话,他要把自己活吞。“龙元首,你不要误会,我跟龙小姐没有什么关系的,我们之间只是合作关系。”莫天明对龙定说道。

    “噢,原来是这样啊!”龙定的脸色马上缓了过来,“天明,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你的那些私事我们是不方便管,你处理好吧!老孔,老许,我们没有必要逼他的,他自己能处理,只要不弄出事情来就行。”反正只要自己的孙女不渗和进去,一切都好说。

    孔浩旗和许胜利没好气地看了龙定一眼,他龙定站着说话不腰疼。不过,他们也是暗暗庆幸,只要龙月心不渗和在一起,一切还可以掌握。

    “那好,我先走了。”莫天明飞快地往外面跑去,如果不是不方便用轻功,他可能现在已经飞出南中海了。

    后不不仇方艘术战冷月闹恨

    龙定看到莫天明走后,他对孔浩旗和许胜利说道:“你们俩个人啊,年纪都不小了,有必要为儿女操心这个吗?他们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操心去吧!如果是月心的话,我一定不会管她的。”反正月心跟莫天明没有特殊的关系,龙定也大胆地说这样的话。如果让他知道莫天明曾经跟龙月心有过暧昧的话,估计他是要把莫天明给生割活剐。

    “唉,到时再说吧!”孔浩旗和许胜利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从刚才莫天明的态度来看,他还是不想说这些事情。许胜利心里了是高兴,莫天明说跟孔佩娴没有关系,那说明孔佩娴就不是小月的竞争对手了。孔浩旗的老脸也是白一块青一块,莫天明果然是不喜欢佩娴,还是叫她死了这心。其实跟着莫天明有什么好,这么多女人在那里渗和,烦都烦死了。

    龙定与许胜利告辞离开了孔家。“老许,我们走走!”龙定对许胜利说道。他们俩人在湖边慢慢地走着,而一些警卫员和保镖在远处放哨。“现在各大军区里可能有点不大稳定,”龙定一边看着前面的湖水,一边小声地说道。

    “不会吧?”许胜利有点不相信。“我们军区好象没有什么啊!元首,你是不是听到什么消息了?”

    敌远不远情孙恨所月闹闹学

    “听是没有听到,只不过感觉不一样。先生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动静,从棋局的走法来看,他可能是走军区这条线了。”龙定只见湖水在微风吹拂下,微微地荡起波浪。无风不起浪啊!

    许胜利马上醒悟过来,“元首,你的意思是说先生可能夺军权?”这可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得军权就是得天下。“我向元首保证,我们第一军区绝对不会被别人利用,一定一直服从你和党的指挥。”

    “我是要找你们各大军区的司令聊聊,小心驶得万年船,千万不能让别人利用我们的枪杆子。老许,我是相信你的,但你也要看好自己的人。”龙定说道。

    求鲜花!看更多好看的小说!威信公号:hh665

章节目录

极品老师俏校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鱼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独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独醉并收藏极品老师俏校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