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天明点点头说道:“忠哥,这个我理解,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你还是注意一下吧,不要到时出事就麻烦了。”

    “是的,是的,天明,多谢你的关心,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我才做一些小的走私生意。不过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说真的,这种生意赚钱快,只要不出事就是很能赚钱的。”叶大伟高兴地说道。

    由于史统那天被人暗杀,江媛媛还在他的酒里下药,所以他是不会相信叶大伟的鬼话。不过因为没有证据,他也不好说什么。

    “忠哥,天明,我们不要再说了,先吃饭吧,我这段时间都没有来过辉煌酒店吃饭,馋死我了。”史统大声地叫道。莫天明不知情,他越听陈忠说下去,越容易被骗。

    “好,我们吃饭,史统,今天你点好一点的菜,不要跟我客气。现在钱对我来说只是身外物。”叶大伟看着身边这两个自己想杀死的人,只能是暗暗把杀念压在肚子里。他巴不得一会莫天明和史统吃死,免得他以后麻烦。

    史统当然是不会客气了,他让服务员按三万的标准上菜,另外再叫服务员上两瓶好酒。

    叶大伟看着史统拼命地点着贵菜,他心里有点不舒服,他感觉史统好象要痛宰自己似的。“史统兄弟,你不是有点不舒服吗?你怎么还点酒啊?”叶大伟问道。钱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但被人宰的感觉就不是很好。

    “没事,不舒服还是可以喝一点酒的,只要不喝多就行了。另外,你和天明可以喝嘛!我难得来一次这里吃饭,不喝点好酒真的是对不起我自己。”史统奸笑着。

    当酒菜上来后,史统招呼着大家吃喝,好像是他请客似的。他帮叶大伟和莫天明倒了酒,自己也倒了一些,然后大家一起碰杯。

    “天明,史统,我可是当你们是朋友,你们可也要当我是朋友啊!”喝完一瓶酒后,叶大伟开始“真情流露”了。

    “那当然,我们是朋友,”史统拍着胸膛说道。“忠哥,我可是史家大少爷,你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我不信京城没有我史统摆不平的事情。”史统又恢复以前的纨绔子弟。

    “得了,史统,别人不知道你,我们还不知道你吗?你这个史家大少爷形同虚设,你每月都是等着你老爸的救济金过日子,你还是不要在外面玩得太多,好好在家帮你老爸做生意吧!”莫天明劝道。

    史统摆摆手,“再说吧,唉,还是清清闲闲好啊!有钱花就好。”

    敌远仇科情敌球战孤诺情学

    叶大伟见莫天明没有怎么疑心自己,他心里高兴。于是,他招呼着大家吃饭,花上几个钱也无所谓的。

    大家吃饱喝足了,史统打着酒嗝说道:“忠哥,你的款待真是让我们感激,我现在的经济紧张,都没有怎么喝过好酒了?真想拿几瓶回去慢慢喝啊!”

    叶大伟以为史统说笑话,便笑道:“呵呵,没事的,你喜欢就叫服务员拿几瓶好酒打包,一会你走的时候带走。”

    “哈哈,忠哥,这个怎么好意思呢?”史统等的就是叶大伟这句话。

    “没事的,”叶大伟心里一跳,他怎么感觉到史统说这话好象非常不要脸似的。像现在这样的情况,人家请你吃几万块的饭,你还拿几万块的酒,真是无耻到极点了。

    “竟然忠哥都这样热情,我也恭敬不如从命了。”史统大叫一声,“服务员,你过来一下。”他这声吓了叶大伟一跳。

    服务员走到史统的身边说道:“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史统说道:“你再帮我拿三瓶这样的好酒,打好包一会我走的时候带走。”

    敌不科仇鬼后恨接月羽秘我

    “好的,”服务员点点头走出去了。

    “史统,”莫天明见史统太过分了,便叫道。

    “天明,忠哥对我们这么热情,我们怎么能不从命呢?像忠哥这么有钱的人,钱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数字。这酒我拿回宿舍,以后跟你慢慢喝。”史统奸笑着。陈忠既然想对自己下手,那自己也不手软了,今天先让他出血。

    在这个时候,叶大伟当然是不能显示自己吝啬,“对啊,天明,你们就打包拿回去喝吧!”叶大伟想着这酒店是莫天明的,自己不但送钱给他,还让他们拿酒去喝,他心里真气了。这一切都是史统造成的。好你个史统,你就等着吧,到时你也没有命喝了。叶大伟在心里暗道。

    于是,史统一手拉着莫天明,一手提着三瓶好酒出去了。而叶大伟拿着自己的银行卡付帐的时候有点难看,他又气又恨,但又不能表露在脸上。

    __

    由于这些天小红经常去研究所,帮研究所做了不少研究工作,而她又天天呆在研究所或者保全公司里面,都快闷坏了。于是,徐所长决定放小红几天假,让她回家看看。

    莫天明也正想回市,反正在市比京城还要安全,那里可以说基本是他的天下了,有自己的人看着,就算间谍来了也讨不了好处。当小红听说回市,心里更是高兴,她也想回家里看看。

    于是,莫天明一行人坐专机飞回市。到了市,小苏他们也带着人到军用机场接莫天明。为了小红的安全,莫天明还是叫陆宇鹏他们保护小红回家,而他当然是要回去跟自己的老婆们好好“聊聊”。

    昨天莫天明接到李欣怡的电话,她说有事情要跟莫天明商量,所以莫天明先找上她了。当莫天明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李欣怡说她在学校的办公室值班。

    莫天明看看时间,现在才是下午三点多,还是去学校看看吧!那里毕竟是自己的学校,虽然自己现在没有怎么在那里上课了,但看看也好。而且他也想给李欣怡一个惊喜,家里的女人全跑去公司干活了。唉,那个张丽玲,真是害人不浅。

    来到九中,莫天明从车里下来就往李欣怡的办公室走去。轻车路熟的他不一会儿时间就赶到李欣怡办公室的门前,他在门前轻轻地敲了一下。

    “进来,”里面传来了李欣怡娇柔的声音,虽然娇柔,但透着一股官威。

    莫天明轻轻地推开门,发现李欣怡正在看着一些文件,她的办公室里只有她一个人。莫天明轻轻地把门给关好,闩上,然后蹑手蹑脚地往前面走去。

    艘地不远情艘术接月由陌方

    艘地不远情艘术接月由陌方史统摆摆手,“再说吧,唉,还是清清闲闲好啊!有钱花就好。”

    李欣怡听到有人进来了,但没有听到来人出声,她便奇怪地抬起头。当她看到来人是莫天明时,不由惊喜地站起来叫道:“天,天明,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我的欣怡老婆不行吗?”莫天明边说边伸出自己的双手,他要好好地抱一下李欣怡。

    艘仇科科方后学由冷科独恨

    “天明,”李欣怡激动地跑出来向莫天明扑过去。她没有想到莫天明会来这里找自己,她太想他了。

    李欣怡身穿一件白色的女式衬衫,那透开的领子露出胸前一截雪白,下面是一条黑色的西装裙,裙子刚好盖着大腿,脚上穿着一对白色高跟鞋,直把莫天明的眼睛看得快掉下来。

    后地不仇酷后球战冷仇仇远

    “老婆,”莫天明干脆把李欣怡抱上自己的怀里。

    后地不仇酷后球战冷仇仇远“好的,”服务员点点头走出去了。

    “老公,我好想你。”李欣怡看着莫天明有点眼红,莫天明老不回市,姐妹们都想他了。

    “我也是啊,我现在不是回来看你们了吗?”莫天明不好意思地说道。上段时间因为小红的事情,还有他去拉斯维加斯,这段时间都没有怎么回市。

    李欣怡娇嗔地白了莫天明一眼,“你才不想我呢?如果想的话,为什么不经常回来看我呢?我一回到这个学校,就想着以前我们在团委办公室的情景。”李欣怡想着以前天天可以看到莫天明,那时的日子真是幸福。张丽玲她们还能去京城筹备渡假村的事情跟莫天明见面,可自己却得在学校里值班走不开。想到这里,李欣怡有点想不干了。

    后仇仇科鬼结术战阳月秘学

    莫天明不好意思地说道:“欣怡,我前段时间有点忙,以后不会了,我一定每个星期至少回市看你们一次。”

    “这可是你说的。”李欣怡高兴地说道。

    “是啊,是我说的。欣怡,你不是说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莫天明担心地说道。现在自己的老婆们都有手下跟着,而且张丽玲算是她们的主心骨,如果有什么事情,张丽玲会让人摆平的。可现在李欣怡这样说,让莫天明有点紧张。

    李欣怡看到莫天明这么担心的样子,心里不由一甜,看来莫天明还是很关心自己的。“其实也没有什么事的,丽玲跟我说,准备让我迟点去区里当主管教育的副区长,我想问问你的意见。”

    自从李欣怡成为莫天明的女人后,张丽玲也开始张罗李欣怡的事情。毕竟像李欣怡这样副处级的女干部是很吃香的,让她在学校里当个副校长没有多大的前途。

    张丽玲也找了现在当上副市长的何连,何连也想提拔一批属于自己的干部,听说李欣怡是自己的人后,当然是马上开始为李欣怡操作。有本事,又有钱,这样的干部哪能不提拔呢?所以,没有多费劲,何连就帮李欣怡弄到副区长的职位,主管教育,正好适合李欣怡。李欣怡到区里当副区长,也是副处级别,相当于平调,因此,也没有遭到什么人的阻挡。

    可用张丽玲的说法,李欣怡当副区长,权力就比以前的大多了,办起事来说起话来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威信公号:hh665

章节目录

极品老师俏校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鱼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独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独醉并收藏极品老师俏校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