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天明,你不要骗自己了。我是一个执着的人,我是不会放弃你的,而且你刚才也输了,你对我有感觉。”水风飘红着脸说道。

    后远仇不独结恨所孤故远

    “不,不是的,我刚才把你当成是我的某一个女人了,你也累了,快休息一下吧,我有事先走了。”莫天明话还没有说完,他便往外面冲去。

    “莫天明,”水风飘刚想叫住莫天明,但莫天明已经拉开门飞出去了,紧接着“啪”的一声,门关上了。

    水风飘盯着那门生气地想着,莫天明,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躲避了吗?你刚才明明是对我有感觉的,我一定不会就这样算了。

    她想着刚才莫天明的情景,她的小脸不由红了起来。

    下午,水风飘起床后便给莫天明打电话,可莫天明已经铁了心不想理她,就算是她告诉小宁也不怕了,再加多女人只会给他增加负担。而且主要是水风飘在他的眼里并不是占有很大的位置,他选择逃避了。

    因此,莫天明接到水风飘的电话时,他告诉她自己有事已经不在京城,他已经交待过了,她在辉煌酒店的一切开支都是免单的。

    听到莫天明这样的话,水风飘真是气得快要说不出话来了。她没有想到莫天明选择了逃避的方法对付自己,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真是气死她了。

    其实莫天明也是有事离开,他接到许胜利的电话,让他过来军区司令部一下,顺便先跟杨桂月会合再过来。

    接到许胜利的电话,莫天明马上带着两个手下坐飞机赶到市,在市的兄弟马上开车等在机场,接着往开向军区司令部的路驰去,杨桂月已经在那边的岔口等他。

    大约过了二十来分钟,莫天明就看到杨桂月的车停在路边,小车的指示灯打着往右。

    后科不远酷孙球接月秘星克

    莫天明掏出手机给杨桂月打了电话,告诉自己就在她的车后面,让她往前开。

    前面的小车马上往前开了,而且是开得很快的那种。天,这个杨桂月想飞车啊?莫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着。

    到了军区司令部的门前,莫天明走下车拿出自己虎堂的证件,他以为就这样可以进去了。可没有想到,那个哨兵看了之后,只是问他找谁有什么事?

    “我找许胜利司令,是他叫我过来的。”莫天明没好气地说道。看来虎堂的证件并不是什么地方都好用。

    “不好意思,我们要核对过才能放行。”那哨兵向莫天明敬了一个军礼,接着示意另一个哨兵过来,让他打电话核查莫天明的证件和向许胜利司令核对。

    这时,杨桂月下车了,她把自己的证件递给那个哨兵。“旁边这个人是我的朋友,我们是一起的。”

    哨兵接过杨桂月的证件看了一下,马上向她敬了一个军礼,把她和莫天明的证件全还了回去。“不好意思,请你们进去吧!”

    莫天明奇怪了,他问杨桂月,“小月,你的那个是什么证件?怎么哨兵让你进去了?”

    杨桂月笑道:“我刚才的证件是出入证,只能在这里用。在这里是有规定的,不管是什么人,没有这里的出入证都是要经过核查才能进去,就算国安、龙组那些人过来,也是这样的。”

    莫天明明白了,这里是军事重要营区,并不是谁都可以进来。就算是他们这些特殊组织的人也是不能进来,里面的司令们都是掌握一方的军权,如果他们出事了,那可是天大的事了。

    结不远科方结学所孤故敌主

    后远仇不鬼敌球接阳接羽

    莫天明干脆坐上杨桂月的车,坐在副驾驶座的他对她说道:“小月,这段时间你还好吗?”

    “我好不好关你什么事?”杨桂月没好气地白了莫天明一眼。

    “你怎么这样说啊?我们好歹也是假扮男女朋友,你说这样的话太没有职业道德了。”莫天明也没好气地回敬了一句。

    “哼,现在不要装了,我外公他们已经知道我们是假扮的了。”杨桂月说道。

    结仇地远酷孙察接孤孤仇孙

    结仇地远酷孙察接孤孤仇孙杨桂月火了,“莫天明,你怎么这么无赖?那是特殊情况,你以为我想摸你啊?你,你恶心死了。”说到这里,杨桂月的小脸又红了,莫天明的强悍真的是“恶心”死了,让她那几天作梦都还梦到,而且醒来后,她发现自己……

    莫天明正色地说道:“小月,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莫天明是什么人啊,我可是一诺千金,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要做好,一定要善始善终。”

    杨桂月红着脸说道:“我已经想清楚了,我不要你再假扮我的男朋友,你这么花心,一定会想着方法占我的便宜。”

    我靠,凶女也太聪明了,自己本来就有这个意思,可没有想到却被她猜到了。不过,莫天明也不是傻瓜,他马上恶狠狠地说道:“凶女,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已经把我那个了,你可要对我负责。”

    “我,我把你哪个了?”杨桂月红着脸骂道。他说得太难听了,如果被别人听到的话,还以为自己强了他呢?

    “天啊,你怎么是那样的人?你明明看了我摸了我,你不对我负责谁对我负责啊?”莫天明苦着脸说道。他的表情像极一个被人刚刚强过之后的小怨妇,要说有多伤心就有多伤心。

    杨桂月火了,“莫天明,你怎么这么无赖?那是特殊情况,你以为我想摸你啊?你,你恶心死了。”说到这里,杨桂月的小脸又红了,莫天明的强悍真的是“恶心”死了,让她那几天作梦都还梦到,而且醒来后,她发现自己……

    “反正我不管,你一定要对我负责,要不然,我找外公评理去。”莫天明理直气壮地说道。当一个男人真正无赖的时候,女人是拿他没有办法的。

    “什么?莫天明,你如果敢把那次的事情告诉我外公,老娘就跟你拼了,”杨桂月生气地一踩脚刹,那车马上停了下来,还好莫天明的武功高强,要不然他早就从座位上飞出去了。

    莫天明叫道:“凶女,你是不是有病啊?有你这样开车的吗?你是不是想害死我?然后不想对我负责啊?”

    杨桂月黑着脸对莫天明说道:“莫天明,你给我老实听着,那次的事情就当过去了,如果你敢跟我外公说,我,我以后也不会见你了。”杨桂月觉得自己快要羞死了,如果让外公知道自己摸莫天明的那里,而且还是摸了很久的那种,他一定会骂死自己的。而且,她还被莫天明摸了那里,这,这叫她以后怎么见人啊?

    “不跟外公说就不跟外公说,不过你以后不要欺负我。”莫天明见杨桂月真的生气了,他也不想逼得她太紧,反正要对付杨桂月,他是可以手到擒来。

    到了许胜利那里,杨桂月与莫天明下了车,莫天明让人把自己买来的礼品拿过来,他提着两大袋子东西跟杨桂月进去了。

    “莫天明,你买这么多东西干嘛,怕别人不知道你有钱似的。”杨桂月瞪了莫天明一眼。

    “呵呵,我们来看外公,不带点好东西过来怎么行呢?”莫天明说得好象跟杨桂月已经有关系了似的。

    “哼,一会你不要乱说话,否则我杀了你。”杨桂月向莫天明抛了一个白眼,接着她走了进去,莫天明也紧跟着。

    一进屋里,莫天明就看到许胜利与许柏、许松他们坐在沙发上聊天。

    “外公,我们来了,”杨桂月娇声地叫道。

    “哼,知道回来看看外公了?我还以为你整天跟天明那小子在外面风流快活,也不管我们了。如果不是打电话叫你回来,我看你还是不想回来的。”许胜利生气地说道。

    杨桂月红着脸跺脚说道:“外公,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我没有跟谁风流快活。”

    莫天明马上提着两大袋子的东西对许胜利说道:“外公,大舅,二舅,你们好。外公,你看看,这是我从京城买回来给你们的东西,这是野人参,花旗参,红燕窝,极品红燕……这些东西花了我几万块。”

    孙远地地酷后术由孤后独考

    孙远地地酷后术由孤后独考哨兵接过杨桂月的证件看了一下,马上向她敬了一个军礼,把她和莫天明的证件全还了回去。“不好意思,请你们进去吧!”

    莫天明眉开眼笑地说着,他以为许胜利一定会高兴得见牙不见眼,然后对自己说,天明啊,你不要买这么贵的东西嘛,你随便买两斤水果过来看我就行了。

    嘿嘿,这个时候自己当然是要装逼一下,拼命地拍着胸膛说,孝敬长辈是应该的,这些小钱对自己来说算不了什么。这可是一个表现的好机会啊!想到这里,莫天明就有点心花怒放了。

    可没有想到,许胜利白了莫天明一眼,有点生气地骂道:“你这个小子,你以为买了一点东西就可以收买我们了吗?我们把小月养这么大,你随随便便地买点东西就想把小月带走,天下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吗?”

    杨桂月气愤地说道:“外公,你怎么说这样的话啊?”

    后不不地鬼孙术所冷陌方陌

    “小月,你不知道啊,男人千万不能惯,特别是开始的时候,你一定要好好地整一下天明,要不然他哪会珍惜你啊?你记得啊,不要这么快让他得手,吊着他。另外,天明,以后还有什么好东西,多买点啊,我老人家身体不是很好,多吃一点补东西还是好的。”许胜利眉开眼笑地说道。

    后不不地鬼孙术所冷陌方陌杨桂月气愤地说道:“外公,你怎么说这样的话啊?”

    “是的,我一定听外公的,以后多买点。”莫天明暗暗捏了一把冷汗,姜还是老的辣,这老狐狸还真是难对付啊!以前逼着自己追杨桂月,现在已经进了状态,他反而倒打一耙要吊着你。看更多好看的小说!威信公号:hh665

章节目录

极品老师俏校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鱼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独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独醉并收藏极品老师俏校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