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天明他们弄登机牌的同时,吴祖杰把他们的行李托运,弄好之后,莫天明对吴祖杰说道:“小杰,你们回去吧,我回来的时候再给你们打电话。”

    “好,”吴祖杰与另外一个兄弟走了。

    莫天明带着郭晓丹进安检后,没有过多久,他们就开始登机了。

    “晓丹,飞机已经起飞,你先睡一会吧,”莫天明说道。

    “恩,”郭晓丹也觉得自己困了,她点点头,微微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莫天明看着这个倔强孝顺的女孩,可能是因为紧张回家,中午都没有睡觉,现在一躺下就睡着了。

    飞机降落后,莫天明轻轻拍了一下郭晓丹的肩膀。

    郭晓丹微微动了一下,还是没有醒来。

    “晓丹,到了,我们要下机了。”莫天明边叫边拍着她的肩膀。

    孙远仇地方敌学战闹考孙我

    “啊!到了!”郭晓丹想站起来,但被安全带给拉坐下来。但是,就在她微动的时候,身体提高不少,莫天明本来拍她的肩膀的手,正好拍到她那里上。

    孙远仇地方敌学战闹考孙我“妈,爸怎样了?”郭晓丹担心地问道。

    莫天明也呆了,他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因此,虽然他的手不再拍,但他的手跟着下来还在郭晓丹汹涌的那里上,变成莫天明在摸她的那里。

    这时,正好有一个妇女经过,她看到这情景,不屑地小声说道:“切,想那种事情,可以等下飞机回家做啊,现在就在这里动手动脚,不知羞。”

    “不,不好意思,我是想叫你起来,没有想到会是这样,”莫天明讪讪地说道。

    “陈,天明,你可以把你的手放开吗?”郭晓丹羞红着脸,她现在恨不得飞机下有一个大洞,好让自己钻下去。

    莫天明急忙放下手,站了起来。

    郭晓丹见莫天明放开手,她便慌乱地想站起来,可她忘了安全带还没有解开,又被拉了回来。

    “你不要动,我帮你解。”莫天明看此情景,忙坐下来,帮郭晓丹解着安全带。莫天明的手不小心碰了一下郭晓丹的肚子,她的脸又红了一下。

    敌不科科酷艘察接阳敌技球

    安全带解开了,郭晓丹站起来,说道:“谢谢你,莫老师。”

    “你刚才说什么啊?”莫天明有点生气,如果是这样,不用假扮了,一会在郭晓丹的爸妈面前就穿帮。

    结仇仇仇情敌术接阳远考接

    “天,天明,”郭晓丹红着脸害羞地叫道。

    结仇仇仇情敌术接阳远考接飞机降落后,莫天明轻轻拍了一下郭晓丹的肩膀。

    “晓丹,从现在开始,你就要把我当成你的男朋友,你如果还有点害羞的话,你爸妈就知道我是假的。”莫天明说道。

    艘不科不方孙术所孤战指鬼

    郭晓丹点点头说道:“不好意思,我知道了,天明。”

    莫天明笑了笑说道:“呵呵,这样就好,反正这两天我占便宜了。”说完,他拉着郭晓丹的手,往出口处走去。

    虽然郭晓丹知道莫天明这样做,是为了增加可信度,但她的小手在莫天明温暖的大手里,她的心扑扑直跳。“不要紧张,这是演戏,”郭晓丹不断地在心里对自己说道。可是,她越说心里不紧张,越是紧张。

    出了机场大楼,莫天明感觉到郭晓丹的小手有点颤抖,他转过头对她笑了笑,“晓丹,你是不是有点紧张?”

    “嗯,”郭晓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你以前没有跟男孩子接触过吗?”莫天明问道。

    “没有,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郭晓丹摇摇头。

    莫天明把手轻轻地放在郭晓丹的细腰上,温柔地说道:“这样吧,我现在开始对你亲昵一点,你慢慢感觉一下就行,你可不要怪我占你的便宜啊!”

    “我,我不怪你。”被莫天明搂着细腰,郭晓丹的心跳得更快。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以前自己的小手都没有被男孩子拉过,更不要说被搂着腰了。

    “那好,我们走吧!”莫天明说道。

    郭晓丹说道:“我下午已经给我大哥打电话了,他们已经知道我们下午到,我们直接打车去医院就行了。”

    “不用了,我有车,”莫天明摇摇头,他拿起手机看了一下,然后打了一个电话。“走吧,我们走吧,你累吗?要不给我拿。”莫天明一手拿两个行李袋,一手拿一个礼物袋,不过他还怕郭晓丹拿不了另一个礼物袋。

    “我行的,你拿了三样,我才拿一样,这话应该我跟你说的。”郭晓丹感动地说道。从今天莫天明的表现来看,他是一个标准的男朋友,细心又体贴,不知道哪个女孩有这样的福气拥有他?

    不一会儿,一个精壮的男人走过来,他对莫天明说道:“老师,你来了。”

    “是的,辛苦你了,”莫天明对他说道。他是这城市的虎堂队员,为了方便,莫天明给他打电话让他来接。

    “他是你的学生?”郭晓丹奇怪地问道。

    “算是吧,”莫天明把两个行李袋交给他,自己拿过郭晓丹手上的大袋,然后大家往前走。上了小车,虎堂队员在莫天明的吩咐下,向医院驶去。

    郭晓丹还是满脑奇怪,“天明,他到底是你的学生,还是你的手下?”

    “这个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一会你跟你爸妈说我是在京城做生意的,就不要说我是老师了。”莫天明说道。

    “嗯,”郭晓丹说道。莫天明的事情越来越让她奇怪,这个叫他老师的年轻人很少话,一上到副驾驶座后,就不再跟莫天明聊天,这不像人家久别重逢的朋友,一见面就说个不停。

    而且那开车的司机一直没有说话,那个年轻人说什么,他就点点头开车了,司机听年轻人的,年轻人又听莫天明的。

    刚才在京城的时候,郭晓丹还觉得莫天明厉害,有手下负责帮他的忙,他上飞机就像一个大老爷似的舒服。可现在回到自己的城市,他一样有人照顾,这让她不明白了。

    “医院到了,老师,师娘,”虎堂队员对莫天明和郭晓丹恭恭敬敬地说道。

    “师,师娘?”郭晓丹一下子不习惯这样的称呼。

    莫天明在她耳边小声说道:“现在我们假扮一对,你不要大惊小怪,要不给人看出破绽出来,你不要怪我。”

    “噢,”郭晓丹红着脸对虎堂队员说道:“麻烦你们了。”

    结地不远情结恨由月毫陌秘

    “不麻烦,”虎堂队员急忙摇着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好了,你们先在这里等等吧,有事我给你们打电话。”莫天明说道。

    后远不地独敌察由孤我仇酷

    “好,我们在这里等。”虎堂队员巴不得天天跟着莫天明,冯一行他们的事情,已经在虎堂里传开了。只要总教练到了哪个城市,麻烦了谁,谁就有好处,连任候涛也有了五年功力,这样的好事去哪里找啊?

    郭晓丹不好意思地说道:“天明,你让他们在外面等,好像不好吧!”

    “没事的,师娘,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们。”虎堂队员拼命地摇着头,有时讨好师娘,比讨好老师更有用。

    莫天明从口袋里拿出几百块,递给他们,“现在也快是吃晚饭的时候,你们先去附近吃个饭吧!”

    “我们有钱,”虎堂队员说道。

    “你再跟我客气,我就生气了,”莫天明有点生气了。

    “好,不跟老师客气,”虎堂队员知道莫天明的脾气,而且出手大方,他们这些在部队的,毕竟钱不多,也就不跟莫天明客气了。

    莫天明提着礼物袋上去,行李袋当然是留在车里。“晓丹,你带路吧!”

    郭晓丹上次回家,知道自己的爸爸住哪家病房,她在前面带路,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郭爸的病房。

    这是四人合用的病房,四个病人,再加上病人家属,这窄小的病房装了十几二十人。莫天明看到这样的情景,不由皱起了眉头,这样的环境,空气不好,对病情的恢复不是很好。

    “妈,我回来了,”郭晓丹一进病房,对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小声地叫着。

    “晓丹,你回来了,”郭妈看到女儿回来了,也激动地走上前,搂着自己的女儿。如果这次不是女儿拿回50万,老头子不但救不了,连欠别人的钱也还不上。

    “妈,爸怎样了?”郭晓丹担心地问道。

    郭妈说道:“医生说手术成功,没有大事,不过今天他说心闷,不想吃东西。”郭妈故意看了郭晓丹身后的莫天明,特别是看到莫天明手中的大袋子,她的眼睛一亮。“晓丹,你的男朋友回来了吗?”

    听妈妈这样说,郭晓丹的小脸微红一下,不过她还是非常镇定,转身指着莫天明说道:“妈,他就是我的男朋友,叫莫天明,在京城做生意的。”

    “哗,我一看他就是一个人物,长得高大英俊,晓丹,天明跟你很配。”郭妈高兴地说道。其实郭妈觉得最跟女儿配的是莫天明一出手就是50万,只要能给这么多钱,就算他是猪八戒也行。

    莫天明听到郭妈这样夸奖自己,他的脸有点热,自己长得帅有气质这他是知道的,但郭妈也不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自己啊,自己会害羞的。

    “天明,这是我妈,”郭晓丹指着郭妈说道。

    “伯母好,”莫天明恭敬地说道。

    郭晓丹又为莫天明继续介绍了,“天明,那是我爸,”郭晓丹指着一个躺在第四张病床上的男人说道。

    结仇仇不情结察由孤我地所

    莫天明见郭爸想坐起来,急忙走上前说道:“伯父,你身体不舒服,你就在床上躺着,我叫莫天明。”

    结仇仇不情结察由孤我地所“你再跟我客气,我就生气了,”莫天明有点生气了。

    郭爸大概六十岁左右的样子,可能由于他刚做完手术不久,脸色苍白,眼睛看着有点混浊。“你是晓丹的男朋友啊?我的病让你破费了,真是不好意思。”郭爸一边慢慢地说一边看着莫天明,要看出什么事情来。

    敌地地不情结术接冷恨敌情看更多好看的小说!威信公号:hh665

章节目录

极品老师俏校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鱼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独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独醉并收藏极品老师俏校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