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天,莫天明一有空就往苗茵的宿舍跑,他想趁早把苗茵的这山头给占领了。但是,只要莫天明一出现实质性的动作,苗茵就死死地按住莫天明的手,不让他进去。

    “苗茵,你就让我的手进去吧!”莫天明苦着脸说道。他现在搂着苗茵躺在床上,这几天可把他给急死了。苗茵给他下了规定,只能是嘴。

    唉,当男人难,当这种柳下惠的男人更难啊!就像吃包子一样,只咬了香喷喷的一口,然后这种吊胃口的滋味,是常人没有办法理解的。

    后不不科方敌恨战阳故通

    莫天明看了一眼苗茵,困难地吞了一口口水。她就如高山上的鲜花,自己不能采摘下来,

    “不,天明,我们现在还没有到那个时候,如,如果到的话,我,我会给你的。”说到这里,苗茵的脸上红通通的,而且还羞得低下了头。

    不会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要在结婚时才能那个?莫天明无言了,纯洁的苗茵也太纯洁了啊!

    “苗茵,要不这样,我们不做就不做,你让我把手伸进去摸摸,要不让我亲亲也行。”莫天明荡荡地笑着。

    “不,不行,”苗茵轻轻地摇摇头。

    “为什么?”莫天明问道。我的苗茵,你要枪毙我,也要给我一个理由。

    “我怕支持不住,控制不了,”苗茵的头低得更低了。

    莫天明拍着胸膛说道:“不会的,苗茵,你相信我吧,我一定能控制得了自己,我可以对天发誓。”大不了我发誓这次不乱来,下次再乱来。

    后远地仇方艘术所月不主月

    苗茵白了莫天明一眼说道:“哼,谁相信你啊,你就像一个大坏人,一看到人家就又抱又亲,还动手动脚,好象这辈子没有见过女人似的。”说到这里,苗茵想着莫天明捏着自己浑身特别难受。

    “唉,苗茵,我对你可是真心的,就是因为这样,我才看到你就很想你,我哪里见过什么女人啊?你不信看看我对那个庄菲菲没有感觉,她老是缠着我,我也不理她。”现在莫天明抱定决心要得到苗茵,所以要耍点手段了。

    “你不要说菲菲了,菲菲说主要是看在史统的份上,才给你们买早餐,你不要以为自己是王子,哪有这么多女人喜欢你啊?只有我才这么傻,喜欢你这样的人。”苗茵突然想到了孔佩娴,自己的男人就是优秀,孔佩娴一向是眼界过高,她也喜欢莫天明。

    “天啊,原来你是被她骗了,才不给我送早餐的,唉,我知道我的命苦,但不知道我的命这么苦。”莫天明苦着脸说道。

    苗茵说道:“天明,我认了菲菲作妹妹,你不要欺负她,哪有女孩像你说的那样追男孩子的。你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

    莫天明看苗茵中庄菲菲的毒太深了,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唉,算了,反正自己不理庄菲菲,她能拿自己怎么辙呢?“那你要小心一点,这世上的人有时看不透的,要带眼识人。”莫天明叮嘱着苗茵。

    “我知道,我以前就是太傻了,不懂得带眼识人,被人家骗了,”苗茵边说边看着莫天明。

    “什么?是谁骗你的?”莫天明生气地说道。的,自己的女人也敢骗,看来那人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如果是男的,就把他的jj割了数年轮,是女的,不好看就牵去动物园参观展览;年轻貌美的话,那自己就上,让她知道得罪自己的女人是什么悲惨的下场。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苗茵一边看着莫天明偷笑,一边指着他。

    “什么?是我?”莫天明惊讶地说道。“我的小姐啊,我哪有骗你啊?我对你的心可以说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大家都知,我要骗谁也舍不得骗我的苗茵啊!”不会吧,我有很多女朋友的事情被苗茵知道了?莫天明忐忑不安。

    苗茵说道:“不是你还有谁啊?以前装成木木的样子,现在可倒好,一看到我就动手动脚,一看就是个大坏人。”

    “那是我喜欢你啊,我自己控制不了自己,苗茵,你这么美,我不对你动手,我就不是男人了。”天啊,我哪有对你动脚啊,我只是对你动手。莫天明暗道。

    “天明,我,我也喜欢你,但现在我们不能这样,我们还要过我爸妈的那一关,”苗茵有点担心,“再说了,我,我怕我自己控制不了自己。”说完,苗茵闭上眼睛不敢看莫天明。

    “呵呵,原来你也想啊!”莫天明得意忘形。

    后仇不仇酷孙术陌冷方学后

    “死天明,就会欺负人家,我以前被你骗了,你是一个大坏蛋。”苗茵狠狠地掐了一下莫天明的大腿。

    “哎呀,”莫天明哭丧着脸。我的姑奶奶啊,你就不能掐别的地方吗?如果你一失手,那可是一失手成千古恨啊!

    苗茵得意地说道:“嘻嘻,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

    “我的妈呀啊,我不敢了,”莫天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人家说女人跟了男人之后,会由以前的强悍变成温柔,可没有想到,苗茵却来个180度的大转变,她由温柔变强悍了。

    孙地远科情敌术战闹陌早鬼

    “天明,我不是不想让你如愿,但我怕我控制不了自己,你那手太坏了,害得我有时喘不过气来。”苗茵不愧是研究生,用“喘不过气来”代替自己身体的难受。

    孙地远科情敌术战闹陌早鬼莫天明高兴地说道:“苗茵,不是那里,再往上一点。”

    苗茵边说边把手伸过去,放在莫天明的大腿上。

    莫天明高兴地说道:“苗茵,不是那里,再往上一点。”

    “好啊,”苗茵笑了笑,在莫天明的大腿上用力地掐了一下。

    “哎呀,疼死我了,”莫天明惨叫着。

    “对啊,你这样才是真疼嘛?哪像刚才的那假疼。”苗茵吃吃地笑着。这个莫天明,越来越会油嘴滑舌,他以前都不是这样的。以前那傻傻的木样,连自己的长辫子在他面前都不怎么敢动,现在却想动自己的全身。

    莫天明讪讪地说道:“我哪是假疼,一样是真的,现在更疼一些而已。”

    苗茵边说边举起手凶着脸说道:“那么说,你要不要我再帮你揉揉?”

    “不了,不了,这些小事我哪敢麻烦你啊!”莫天明拼命地摆着手,现在苗茵越来越凶,自己可不敢惹她。

    “对了,天明,我跟你说件事。”苗茵对莫天明说道。

    “什么事,你说吧,只要是你说的,就算是让我下刀山上火海,我都能做得到。”莫天明拼命地拍着自己的胸膛,要得到美人的身,是要下点本钱才行啊!

    苗茵顿了顿说道:“听菲菲说下个星期她爸爸过生日,请你们去,是吗?”

    “苗茵,你不会是想让我去吧?”莫天明问道。看更多好看的小说!威信公号:hh665

章节目录

极品老师俏校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鱼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独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独醉并收藏极品老师俏校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