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天明看到岑作安愿意帮自己作证,他高兴地说道:“好,岑作安大哥,谢谢你,你过来看看吧!”

    岑作安走上前,仔细地查看了那人的尸体,然后站起来说道:“我可以作证,这个人是自己咬碎嘴里的毒牙毒发身亡,并不是莫先生杀死他的。”

    “还有谁不相信的,可以来看看。”莫天明对大家说道。“白眉道长,看来,你跟这个人是一伙的,你明明看到这个人是自己咬碎嘴里的毒牙毒发身亡,可你却不敢说。”莫天明边说边捏紧白眉道长的肩膀,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现在就废了白眉道长的武功。的,今天的事情一定跟他解不了关系。

    “不,我不认识这个人。”白眉道长拼命地摇着头。如果说自己认识这个人的话,那他们的阴谋就全暴露无遗。

    “那好,白眉道长,你再看一下这个人,他是怎样死的?如果你看不清楚,我再请其它德高望重的武林人士来看。”莫天明紧紧地捏着白眉道长的肩膀,为了惩罚他,莫天明手上用上了不少的力,直把白眉道长捏得冷汗暗流。“白眉道长,如果你连这个都看不清楚,你这个武林龙头当不当都没有什么意义了。”莫天明又小声地在白眉道长耳朵边说道。

    白眉道长的脸色变了变,他故意蹲下自己的身子看了看旁边的那个人,然后站起来对大家说道:“我也看出来了,这个人是自己咬碎嘴里的毒牙毒发身亡,不是莫先生杀死他的。”

    莫天明很满意白眉道长的见风使舵,他轻轻地放开白眉道长,然后再把那个死人提起来,捏开他的嘴巴,让其它武林人士观看。“谁认识这个人?他是哪门派或者跟谁一起来的?”莫天明问大家。

    有几个人作证,现在莫天明又把那人的嘴巴捏开,大家都相信这个人是自杀身亡。“我们没有见过这个人,他可能是今天早上才上华山的。”有人说道。

    莫天明检查过这个人的面部,发现他没有戴什么面具和化妆,不过这个人能不顾自己的性命而咬碎嘴里的毒牙自杀,可见他像那晚的蒙面黑衣人一样,是属于某个组织,为了达到目的不惜牺牲自己。

    回到其它掌门身边的白眉道长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刚才莫天明让他丢大脸了,“莫先生,我想问一下,那独孤飞剑和剑谱是怎么回事?还有夜明珠?”

    “对啊,你们给我说说,”有武林人士也大声应和道。原来今天一早有人散播了一些传单,里面写着昨天晚上华散人得到夜明珠,一个在华山派里姓陈的人得到独孤求败的飞剑和剑谱。所以,大家马上赶过来查询。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华山上的人全知道了。

    莫天明走到华散人的身边小声说道:“师傅,看来我们是要把昨天晚上的实情告诉大家,要不然他们更会猜疑。”

    “好,你作主吧,天明,尽量不要让他们闹起来。”华散人对莫天明说道,他现在已经把莫天明当成主心骨了。刚才如果不是莫天明制住白眉道长解释清楚那人的死因,估计一早就打得天翻地覆。

    莫天明转过身子,大声地说道:“各位,我们也不瞒你们,昨天晚上我们见到那个变态凶手,而且我也被变态凶手引到一个山洞,从那里看好像是华山派前辈独孤求败以前静修的地方。”

    一听到莫天明说独孤求败以前静修的地方,那些武林人士全睁大了眼睛,眼里露出贪婪的目光。独孤飞剑和独孤九剑剑谱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他们能不眼红吗?

    “那你拿出来给我们看看,”有人叫起来,其它武林人士也急忙应和。

    莫天明说道:“你们听我说完吧!”于是,莫天明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

    孙不科不方结术接阳仇诺艘

    “那山洞里没有独孤求败的飞剑和剑谱?这话谁听了也不信,要不然,就是华散人拿去了,”有人又叫了起来。

    “大家请听我说,从昨天晚上变态凶手与我的朋友交手来看,他可能就是华白子,我怀疑根本没有什么独孤求败的飞剑和剑谱,都是华白子杜撰出来的,那山洞也是他自己做出来的。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引起我们的内讧,他最后得利。如果昨天晚上不是我们人多,他就把那两个作诱饵的女孩杀了。”莫天明大声地说道。

    白眉道长说道:“莫先生,你说那山洞是假的,是华白子自己弄出来糊弄大家,那我想问一下,华散人手中是不是拿到那颗夜明珠,如果是假的,华白子怎么可能有夜明珠呢?他会把一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送给你们?”

    莫天明无言了,说真的,这夜明珠太宝贵了,华白子这人狡猾就是在这里,舍不了孩子套不了狼,他抛出这个夜明珠,本来让人疑惑的事情就很有说服力了。正如白眉道长所说,这夜明珠这么珍贵,如果说没有独孤求败的静修地方,是没有人相信的。有独孤求败静修的地方,那独孤飞剑和独孤九剑剑谱也就成立了。

    “这个我只能说华白子很狡猾,他用夜明珠来引我们的内讧,到时我们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他再把我们全杀了,夜明珠最后也到他的手上。而且,华白子对华山派的仇恨,远远高于夜明珠的代价。”莫天明想了想说道。

    “天啊,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啊,如果给我,就算是让我死,我也认了。”有人近似疯狂地叫了起来。

    “咦?传单上不是说了那飞剑是滴血认主吗?可能这姓莫的小子已经把飞剑收在他体内了。”有人说道。

    “对啊,还说如果主人死了,那飞剑就没有主了,会从原来主人的身上飞出来。”又有人说道。

    敌地远科鬼艘察战冷冷所恨

    莫天明听了,真想一掌把华白子给拍死。的,他发这样的传单不就是想害死自己吗?只要自己死了,体内的飞剑就自己自动飞出来。那这华山上的人,估计有很多想偷偷把自己杀了,然后取到飞剑。

    想到这里,莫天明的头又大了,这无中生有的东西最容易让人相信,特别现在又有一个夜明珠作为辅助证据,估计他们把自己杀了,发现没有飞剑,才会相信自己的话了。

    “对,让他把独孤飞剑和剑谱给交出来,要不然,我们不会就此罢休。”有些人大声呼叫着。

    这时,华散夫人走了出来,她看着大家郑重地说道:“各位,大家都是一些各大门派的掌门,还有一些是武林很有声誉的前辈,你们这样的做法跟强盗有什么区别?”

    艘不地不酷后恨接闹结主艘

    白眉道长皱着眉头说道:“华散夫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这些武林中人都是正派,我们做的事情都是为了天下苍生,从来都没有为自己考虑过的。”

    “对啊,对啊,”旁边的那些各派掌门马上附和着。其实这次这么早上华山的人,哪个不是想自己找到华山宝物,自己私吞了呢?现在他们听到华山不但有宝物,还有这么多,独孤飞剑和独孤九剑谱,还有价值连城的夜明珠,他们的眼都红了。幸好山上没有眼药水卖,要不肯定是会卖断市。

    “既然大家都这样说,那我问大家,就算真有这些东西,独孤求败是我们华山派的前辈,这些东西都是我们华山派的东西,这跟大家又有什么关系呢?”华散夫人质问道。“你们刚才口口声声说要我们把独孤飞剑、剑谱和夜明珠交出来,这是我们华山派的东西,我们凭什么给你们?”

    “这个,这个……”众人语塞了。这些武林人士的领头人其实就是白眉道长他们那几个大派掌门,他们肯定是不敢在众人面前说他们要抢这些东西,如果说了,以后他们也无法在武林中立足。

    华散夫人很满意自己刚才说话的效果,她刚才不说,就是想等大家冷静下来才说。“所以,这些东西是我们华山派的,不管是有,还是没有,请你们不要再说那样的话,如果谁再说,那就是强盗,要抢我们华山派的东西,那我们华山派就跟他们誓不两立。”华散夫人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她说话的语气和神态铿锵有力,让人不得不心里叹服。

    听到华散夫人这样说,下面的武林人士在小声地议论纷纷。现在人家华山派都把话说绝了,如果谁还敢要那些华山宝物,就是要抢人家华山派的东西了。这些武林人士本来是想着华山的宝物还没有人找到,他们提前上来碰碰运气,可现在华山派都已经找到了,他们也不敢明抢了。

    莫天明笑了笑说道:“对,华散夫人说得很有道理。在场的人都有自己珍贵的东西,如果谁看到你们的东西就想要的话,你们肯吗?那就是强盗的行为,是犯法的行为。大家是来华山参加武林大会,而不是来抢人家华山派的东西。”

    白眉道长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他马上对华散人说道:“华掌门,这个莫先生不是你们华山派的人,但他已经拿到了独孤求败前辈的独孤飞剑和剑谱,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帮你从他的身上拿回独孤飞剑和剑谱。

    白眉道长的这招很绝,他想利用华散人犹豫的心理,只要华散人一点头或者犹豫,他马上带着众掌门向莫天明扑过去,按常理来说把莫天明杀了,那飞剑就出来了。这次,白眉道长准备叫多一些人一起上,而莫天明的那几个手下,自有各派的弟子对付他们。看更多好看的小说!威信公号:hh665

章节目录

极品老师俏校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鱼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独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独醉并收藏极品老师俏校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