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天明,你说什么话啊?”杨桂月红着脸骂道。她没有想到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跟自己说这样的话,就如自己已经跟他xx00了似的。

    “呵呵,我说的是z国话,杨桂月,来,我们喝杯交杯酒。”莫天明摇摇晃晃地往杨桂月走去。

    “莫天明,”杨桂月生气地站起来瞪着莫天明,她想发飙了,想一掌把莫天明拍死,就像拍家里的蚊子一样。

    高玉毅盯着莫天明与杨桂月,他心里一直在说,小月,快打莫天明,你最好一个绝户撩阴脚,踢死莫天明那个流氓。高玉毅知道,以杨桂月以前的脾气,她一定不会放过调戏她的人,轻者重伤,重者割了jj挂在城门示众。

    “怎么了?你不敢跟我喝吗?”莫天明故意轻蔑地斜眼看着杨桂月,这个杨桂月最经不得自己的气,一气她,她可能会乖乖听自己的话。

    “莫天明,老娘我还怕你吗?”杨桂月愤怒地叫道。他莫天明居然敢当着自己这么多小时候的朋友面前调侃自己,自己与他拼了。一会再让大家敬他酒,醉死他。杨桂月本来还怕莫天明出事的,现在她被莫天明一气,什么也不顾,一心想着要莫天明出丑。“来,我们来喝!”

    看着杨桂月说这样的话,高玉毅真是后悔啊!杨桂月怎么这次变性了,早知道这样自己一早邀请她一起喝交杯酒!喝交杯酒跟搂着跳舞一样,那可是大占便宜的买卖啊!以前有一个坏人在街上看到杨桂月,只是说一句“美女你跟哥哥我去爽爽,”杨桂月就一个绝户撩阴脚,踢得那个坏人的jj三个月后才恢复某些功能。

    孙远地科酷敌察所孤陌仇秘

    旁边的人也被杨桂月的举动给惊呆了,一向讨厌男人占自己便宜的杨桂月,居然要跟莫天明喝交杯酒,而且是叫得非常大声一点害羞也没有的那种。

    莫天明笑淫淫地举起杯,用手勾着杨桂月的手,接着说道:“来吧,我们喝。”

    “来就来,”现在的杨桂月有点心怯,因为莫天明的手碰着自己的手,而且不知道是莫天明不知道,还是有意,他的手放得比较下,快下到自己的那里上了。只有他故意放一下手,估计是可以碰到自己的那里。

    于是,杨桂月打起十二分精神盯着,只要莫天明有什么不轨的行动,她马上一脚把莫天明给踢飞出去。

    喝完一杯,莫天明故意有点醉站不稳,身体一倾就往杨桂月的身体倒去。

    “莫天明,”杨桂月红着脸叫道。本来她想给莫天明一脚,但到最后见莫天明好象醉了,她又下不了脚,只好急忙把莫天明给推起来,但便宜还是让莫天明给占了,莫天明倒在她的怀里。

    “怎,怎么了?”莫天明故意站直身子不知所措地说道。自己醉了,压到你的那里你只能是叫倒霉,嘿嘿!莫天明在心里暗笑。“是,是不是要喝酒啊?”

    “是,我要再跟你喝!”杨桂月咬咬牙生气地说道。莫天明占了自己的便宜,自己怎么能在这么多人面前大声说莫天明用手压了自己身体呢?所以,她只能化悲痛为酒量,把莫天明给灌醉。

    莫天明顿了顿说道:“要再跟我喝酒是可以的,但我要再喝交杯酒。”反正占一次便宜是占,占两次也是占,自己再跟凶女喝又如何呢?

    旁边的服务员非常配合,只要有客人喝完一杯,她就马上倒满。这桌客人真是有钱啊,点了二十多瓶单价三万多的红酒,她正在算着自己有多少提成费呢!辉煌酒店规定,客人点酒是有提成的,所以服务员会想方设法让客人多喝酒。

    “你,你想得美。”杨桂月狠狠瞪了莫天明一眼。

    “呵呵,你不敢就走到一边去,”莫天明嘲笑着杨桂月。

    杨桂月怒火上升地叫道:“喝就喝,来,”杨桂月边说边用一手挡在自己的胸前,一手举杯。她又不是傻子,当然是看到莫天明想占自己的便宜,于是她也想到了这招应付,只要莫天明靠近自己,自己的那手就可以把莫天明给推开。哼,莫天明,我一定要灌醉你。杨桂月暗道。

    莫天明笑了笑说道:“杨桂月,我们这次要喝的是第二种交杯。”

    “第二种交杯?”高玉毅他们傻了,这交杯酒还有第二种的吗?

    “是啊,第二种就是男方用拿酒杯的手勾着女方的脖子喝,女方也是如此,”莫天明大声喝道。自己越是闹一下,那酒就越逼得干净。

    结科仇不方敌球所孤吉毫球

    “什么?”高玉毅现在连要杀莫天明的心都有了,他知道莫天明荡荡,但不知道他这么荡荡,这样的话,喝第二种交杯的男女胸膛就更容易靠近了。天啊,这种办法自己以前怎么没有想到呢?这可是泡妞的经典啊!

    杨桂月生气地说道:“莫天明,你是不是过分了一点?”

    “呵呵,你如果说你不敢就行了,你呆在一边凉快,不要跟我喝。”莫天明打击着杨桂月。的,谁叫她杨桂月故意用高玉毅来气自己啊,自己不整一下她自己还叫莫天明吗?干脆叫陈绿帽算了。

    被莫天明一取笑,杨桂月也火了。不就是这样喝酒吗?自己以前在外公那里都被莫天明喝醉摸过那里,自己还怕他吗?像莫天明这样的男人,自己越怕他,他就越欺负自己。想到这里,杨桂月叫道:“喝就喝,谁怕谁,我们连喝三杯。”

    “小月,”高玉毅着急地叫道。

    “怎么了?高少,你想来吗?不过不好意思,我不喜欢男的,你要跟男的喝交杯你找别人去。”莫天明笑道。

    艘远科科独孙恨陌月技敌敌

    “高玉毅,这里没有你的事,你爱到哪凉快就到哪凉快。”杨桂月没好气地骂着高玉毅。

    艘远科科独孙恨陌月技敌敌“第二种交杯?”高玉毅他们傻了,这交杯酒还有第二种的吗?

    高玉毅耸拉着脑袋不敢出声了。真是一物降一物,杨桂月在高玉毅面前威风,但却在莫天明的面前威风不了。

    孙科远地独艘恨战冷情敌仇

    闻着杨桂月身上发出来的女人香,莫天明在心里暗想,想不到杨桂月这样彪悍的女人也打香水。当他勾着杨桂月的脖子把她拉近时,他就看到杨桂月清晰的脸。现在杨桂月的脸非常红,不知道是喝脸还是生气?

    莫天明的手在自己的脖子后面,杨桂月感觉脖子那里有点酸酸痒痒的,心里不由涌上一种点点的异样感觉。至于是什么,她现在也来不及想,因为莫天明把她越勾越近,俩人快要贴在一起。

    “莫天明,”杨桂月小声地说道。她的手不知所措地搭在莫天明的肩膀上,如果自己再用手勾莫天明的脖子,那样的动作就太亲密了。这个流氓莫天明,只有他才想出这样的交杯方法。

    “怎么了?杨桂月,你不会是不懂没有试过吧?”莫天明的脸上露出嘲笑。

    “谁,谁说我不会,来,我们喝。”杨桂月还是用手挡着自己的胸前,接着勾着莫天明的脖子,跟莫天明又喝了一杯交杯酒。

    莫天明说道:“怎么样,还敢吗?”

    杨桂月见自己的手在中间自己没有什么吃亏,得意地说道:“我怎么不敢啊?还有两杯呢!”

    喝到第三杯时,莫天明故意在杨桂月的耳朵旁边小声地说着话,“杨桂月,你有必要把手放在我们中间吗?就你那飞机场,我怎么可能会占你的便宜呢?”说完,莫天明又在杨桂月的耳垂上吹了一口热气。

    被莫天明这一吹,杨桂月只觉耳朵上一热有点痒痒的,身体还微微抖了一下。她急忙把橫架在身上的手去挠了一下耳朵。

    就在这时,莫天明一拉,把手中的酒喝了下去。而杨桂月被他这一拉,整个人贴在了莫天明的身上,他占她的便宜了。

    “莫天明,”杨桂月恨不得现在就杀了莫天明。

    “不要叫,我已经喝了,凶女,到你了。”莫天明笑着说道。哼,凶女,你想跟我玩,你还嫩了一点。莫天明心道。

    孙科不仇酷后术陌孤孙恨主

    杨桂月急忙把杯里的酒喝了,然后从莫天明的怀里挣扎出来。

    高玉毅看到莫天明这样占杨桂月的便宜,他急忙在地上四处查找砖头,他想一砖头把莫天明给砸死。有这样占小月的便宜吗?自己都没有占,莫天明怎么能这样呢?想到这里,高玉毅急忙拿着一杯酒对杨桂月说道:“小月,来,我们喝一杯。”

    “我们喝?”杨桂月皱了一下眉头。这红酒杯可不是小酒杯,她跟莫天明喝了四杯,都是猛地喝下去,她现在感觉有点那个了。

    “对啊,杨桂月,你这都看不出来吗?高少想跟你喝我们刚才那样的交杯酒。”莫天明说道。

    被莫天明一言道破,高玉毅本来是想笑着说就是这样的,但他看到杨桂月的脸都变黑了,他急忙改口说道:“哪会的,我们只是一般的喝。”我靠,他莫天明可以那样喝,我怎么不行呢?同人不同命啊!高玉毅现在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莫天明在旁边劝酒,让高玉毅与杨桂月喝了三杯,高玉毅还在旁边傻傻加兴奋地笑着。他在做着美梦,最好把杨桂月与莫天明都给灌醉了,到时自己就发达了。

    九哥在旁边一看不是事了,那个高玉毅简直是猪脑袋,被莫天明说一下,他就看着杨桂月色迷迷地喝酒,他难道忘了现在是一致对外,不能打内战的吗?于是,他急忙又重新召齐人马,现在是七人对莫天明一人地喝了起来。看更多好看的小说!威信公号:hh665

章节目录

极品老师俏校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鱼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独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独醉并收藏极品老师俏校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