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还是拿着花吧,多买点营养品吃,如果自己吃不完,给其它队员寄一点,最好是越多年的人参,越对你们练功有用。”莫天明摆摆手说道。

    “老师,你说有没有千年人参啊?”华亭兴奋地问着莫天明。

    莫天明点点头说道:“当然有了,不过这样的人参在外面是买不了的,且这世上也非常少,估计你们吃了,有我现在一半这么厉害。”虽然莫天明没有吃过千年人参,但他吃过千年天山雪莲,所以他相信是有的。

    “如果让我挖到一根就好了,”华亭异想天开了。

    施运文在华亭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说道:“像你这种呆鸟能挖得到吗?让我去挖还差不多。”

    “施运文,我警告你,你如果再敲我的脑袋,我就跟你拼命。”华亭气愤地说道。

    冯一行对莫天明说道:“老师,我们去辉煌酒店大吃一顿,喝小酒叫小妞,大家今晚不醉不归!”

    “喂,一行,你长不长眼睛啊?师母在这里,你也敢说这样的话?”华亭捅了捅冯一行说道。

    “切,老师刚才说了,不是师母,”冯一行说道。

    “你笨啊,现在不是,以后难说啊,你破坏老师的好事,一会老师抽死你。”施运文说道。

    这时,杨桂月白了大家一眼,然后把自己的手机递给莫天明说道:“你听电话吧,我二舅让你听的。”

    “二舅,什么事啊?”莫天明接过手机便说道。

    “天啊,她的二舅,老师也叫二舅?”冯一行的眼睛睁得像灯笼这么大,这下闯祸了,自己还叫老师去酒店叫小妞呢?

    “天明,不错,你小子有点本事,能让一行赢。”许柏在那边高兴地说道。

    莫天明笑着说道:“那当然了,我说过的话算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

    “对了,天明,你刚才是不是给一行那小子吃了伟哥什么的,他好像疯了似的,平常都没有见他这么厉害。”许柏问道。许柏在想,如果是的话,他想问一下那东西吃了做别的事情也是不是这么厉害。

    “不是,我只是用刺激他的穴道方法,反正这事情一言难尽,以后我有空再给你说吧!”莫天明说道。“二舅,你怎么知道我在小月的身边?”的,不会是杨桂月整天跟别人炫耀说她跟自己在一起吧?

    “我看到的,”许柏说道。

    莫天明奇怪了,“你看到的?”

    敌仇远不独敌察所阳故情封

    “你忘了你们那边现场直播吗?我从镜头那里看到你和小月在一起,”许柏说道:“你小子厉害啊,带人比武也不忘泡妞,公私兼顾,看来我很快就可以吃你们的喜酒了。”

    “我不跟你说了,没事我挂了,”莫天明说道。

    “你现在带小月回司令部,我老头子说今晚跟你喝两杯,他正高兴得在大厅里卡拉ok呢!”许柏大声地说道。

    莫天明苦着脸说道:“这个,这个不好吧,我要与一行他们喝酒呢!”

    “他说还要叫小妞。”杨桂月急忙在旁边大声地说道。

    冯一行一听脚软快要昏倒了,自己这次惨了,本来以为不是师母的美女原来是师母,估计今晚老师回到家是要星球大战男女双打的了。

    “你到别处凉快去,男人说话女人不要插嘴,”莫天明瞪了杨桂月一眼恼火地说道。

    冯一行又要昏倒了,人家都是真的是厉害啊,不但武功厉害,对付女人也厉害。如果是自己肯定不敢对女朋友说这样的话,不但去泡小妞,还叫女人到一边凉快,男人说话不要插嘴。经典啊!

    “哼,”杨桂月回瞪了莫天明一眼,走到一边不理莫天明。

    “天明,你这样不行的,男人嘛,有时去风流是可以的,但不能在自己的女人面前风流啊,这样影响不好。”许柏言传身教。

    莫天明说道:“二舅,我今晚不去你们那里吃饭了。”

    “不行,我老头子说了,如果你敢不带小月来,他马上叫人绑你来,你可要知道,你现在身边虎堂的人归我管。”许柏奸笑着。

    “算了,去就去,”莫天明说完便挂了电话。

    “凶女,过来,你还要不要手机?不要的话就送给我,”莫天明晃了一下手中的手机。

    厉害啊!冯一行又在心里叫着。老师竟然叫自己的女朋友作凶女,看来,自己有时间是要向老师请教一下驯女之术。

    杨桂月气呼呼地走过来拿走自己的手机骂道:“莫天明,我二舅跟你说什么了?”

    “让我和你回你外公家吃饭。”莫天明说道。

    “你去我外公家干什么?我又没有邀请你,”杨桂月说道。

    莫天明没好气地说道:“是你外公求我去的好不好?如果是你叫我去,我才不去呢!”

    “莫天明,你是不是想找死,你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杨桂月生气地骂道。

    结科科远情艘术所闹接吉战

    冯一行他们见人家要开战了,急忙借口就跑了。特别是冯一行,他心虚得很,这一切都怪自己,本来他以为这星球大战男女双打要莫天明他们回家才开始的,没有想到现在就要开始上演。

    结科科远情艘术所闹接吉战“天啊,她的二舅,老师也叫二舅?”冯一行的眼睛睁得像灯笼这么大,这下闯祸了,自己还叫老师去酒店叫小妞呢?

    莫天明不理杨桂月,他往自己的小车走去。

    孙不仇不方后学由阳毫由方

    “莫天明,你要去哪?”杨桂月跺着脚说道。

    “这里只剩下我和你了,难道我们不走,还要在这里风花雪月吗?我对你可没有那个兴趣。”莫天明耸耸肩膀说道。

    “你等等我,”杨桂月见莫天明已经进了驾驶座,她也急了,如果莫天明真的开车自己一个人走扔下自己的话,那自己得走路回家了。

    到了司令部门口,外面的哨兵就把莫天明的车给挡住了。杨桂月把自己的证件拿了出来,哨兵才放行。

    “你们这里挺严的。”莫天明说道。

    “那当然,这里住的人都是司令级别,就算是认识的人,这些哨兵都要看证件对人,要不然是不能进的,”杨桂月说道。“或者是里面打电话过来让哨兵放行。”

    后不科不酷艘球由孤敌阳羽

    莫天明的车刚停在楼前,许柏就高兴地跑出来了。

    “天明,这次你们干得不错,我老头子说会给你和一行弄个什么三等功的,”许柏说道。

    “不会吧,只是打一场这样的小架,就可以立功了?”莫天明问道。

    许柏兴奋地说道:“你不知道,我们军区的人经常给龙组的人欺负,我们又不能拿他们怎样,这次虽然是一场小架,但意义非常重大,让我们扬眉吐气了。这次,还看龙组的人敢对我们威风不?”

    “二舅,你们不是叫我们回来吃饭吗?怎么我们一来你就说这些?”杨桂月觉得今天看得不过瘾,最好是莫天明跟那个龙组的什么程先生打,莫天明被程先生打得吐血这才好看啊!

    “对,我们进去吃饭,菜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们回来。”许柏说道。

    “二舅,有什么好菜啊?”莫天明吞着口水说道。

    杨桂月气愤地说道:“莫天明,你不能管我二舅叫二舅。”

    “杨桂月,你什么意思,什么不能管你二舅叫二舅?难道叫三舅?”反正莫天明见许胜利他们也知道自己跟杨桂月的关系,他也不客气了。

    “小月,你这样说就不对了,虽然现在天明还没有言正名顺地叫我二舅,但这是迟早的事情,”许柏笑着说道。

    杨桂月气得红着脸跺了一下脚,骂道:“二舅,你也跟莫天明一起欺负我,我不理你了。”说完,她跑进房子里面。

    许柏害怕地说道:“天明,惨了,我为了你得罪我们家的调皮鬼,我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了。”

    “切,你怕什么,你没有看我骂她,她又不能对我怎样?”莫天明不以为然地说道。

    她不敢对你怎样?但对我敢怎样啊!许柏在心里惨叫着。

    莫天明与许柏进了客厅,许胜利与杨桂月俩人已经在那里坐着聊天。

    “天明,你来了,快坐,你今天辛苦了,”许胜利的意思好像是今天比武的是莫天明,如果冯一行在这里的话,一定是气得要跳楼。

    “外公,你客气什么啊,我只不是耍了一些小手段,你就不要叫我回来吃饭了,你让二舅给我一百几十万就可以了嘛,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要这么客气。”莫天明笑道。

    “扑”,正在喝汤的许柏给咽着了。这个臭小子,坐着说话不腰疼,一百几十万,自己还想到哪里赚呢!

    孙不科远鬼结术陌孤考孤诺

    孙不科远鬼结术陌孤考孤诺莫天明不理杨桂月,他往自己的小车走去。

    后仇远仇鬼后球战阳孙闹我

    “莫天明,你不要这么市侩好不好?”杨桂月骂着莫天明。

    许胜利也看到莫天明与杨桂月的不对劲,他向许柏使了一个眼色说道:“许柏,我们到厨房里看一下你妈准备的菜怎样了?”

    “爸,你一向不理这些的?妈准备的菜不用看,一定非常好吃,”正在低头喝汤的许柏哪看到许胜利向自己使的眼色。

    “咳咳咳,”许胜利拼命地咳嗽着。

    后地地科酷结察陌孤技孙秘

    “爸,你怎么了,是不是也咽着了?你慢慢吃嘛,不要这么急,”许柏抬起头看到老爸向自己拼命地使着眼色,他懂了。他马上站起来说道:“爸,我们去看看。”

    杨桂月见许胜利与许柏离开了,她瞪着莫天明说道:“莫天明,你来我外公家不害怕吗?你看你,喝汤的样子特别难看,你斯文一点好不好?”杨桂月见莫天明像在自己家里一样舒服地喝着汤,她的气就不打一处出了。这可是她的家,而不是莫天明的家。

    莫天明说道:“害怕?我怕什么啊?我有很多女朋友,经常去她们家吃饭,我已经很有经验习惯了。”

    “我不是你的女朋友,”杨桂月气愤地说道。她听到莫天明说那样的话,心里就有一种很怪的感觉。看更多好看的小说!威信公号:hh665

章节目录

极品老师俏校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鱼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独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独醉并收藏极品老师俏校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