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才刚刚爬起来不久的周力权被那个向他飞过来的警察坐在了下面,特别搞笑的是他上面的那个警察没有摔倒,而是坐在他的胯上,有点像刚才杨桂月的那观音坐莲的姿势。只是这警察坐得非常有水平,他的p股坐在周力权的那东西上,这才是真正的观音坐莲。

    “唉,世风日下了,现在的男人也喜欢上男人了,弄个什么老汉推车或者69姿势不好,却偏偏来个观音坐莲,唉,这样是很伤身体的,年轻人。”莫天明连叹了两声,看着周力权他们摇了摇头说道。

    “么特,你起来,还坐在我那里干什么?”周力权疼得直骂着还坐在他上面的警察,不知道自己的那东西被自己的手下坐坏了没有。“真的是没有用,两个人连那个莫天明都打不了。”其实周力权自己不也是这样吗?他不是一样被莫天明打飞了。

    那警察被莫天明这样一骂,急忙站了起来。莫天明突然灵机一动,暗运内力,然后手指一弹,一道劲风向刚刚才站起来的那个警察打去。“啊!”那个警察被莫天明弹过来的劲风打在肚子上,他惨叫一声,然后又摔了下去。

    “恩……”是什么人被捂住嘴巴一样发出的闷响。莫天明定睛一看,刚才被自己打中的警察又坐在了周力权的身上,不过,这一次坐的不是胯上,而是坐在周力权的脸上,特别是那p股正好坐在周力权的嘴巴上。

    估计刚才那发不出声音的响声就是从周力权的嘴巴里发出的。不知道那个警察现在会不会放屁呢?如果放的话,那周力权可是赚大了,难得可以近距离地闻到屁,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天啊,你们太不像话了,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这样亲热,不过,你们这招我真的不懂,不知道叫什么招式。是叫毒龙通道?还是观音磨井呢?不过,马脸你的那井也太小了!”莫天明哈哈地笑着。

    气急败坏的周力权终于又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指着那个警察的鼻子大骂着:“你么特没吃饭啊,都站起身了又坐下来。”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只觉肚子好象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一疼,就站不住脚摔了下去。”那警察苦着脸说道。他也不想啊,自己也是受害者,他想着自己的p股被周力权亲着,他也感觉非常难受。

    周力权也不说话了,他拿起审讯台上的一条警棍,然后冲到莫天明的身边,举起警棍就狠狠地往莫天明的脑袋上打去。但是,他又失算了,当他的警棍刚打到莫天明的头顶时,就被莫天明的防护真气挡住了。

    “啪”的一声,周力权的警棍打在了自己的头顶上。原来当他打到莫天明的头顶时,就被莫天明的防护真气反弹,那根警棍就反打了自己。

    “队长,你的头流血了。”刚才观音坐莲的那个警察首先发现了周力权头顶上的血,他急忙大叫了起来。

    “他么特,你们帮我打死那个莫天明,”周力权越想越气,他也顾不上自己脑袋上的血,急着招呼另外两个警察拿着警棍又向莫天明打去。

    可是,他们越打大力,莫天明的防护真气反弹的就越大,一个个被反弹真气打得脸青鼻肿。

    的,现在该我出手的时候了。莫天明暗暗地想着。于是,他运起体内的天气、地气、血气这三道真气,每一个警察就分配一道,接着,那三道真气就向周力权他们打了过去。

    “啪啪啪”的三声,周力权他们被莫天明打得摔在了地上,特别是周力权,摔了一个五体投地,鼻子摔得如红萝卜一样红肿,并且流出鼻血来。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明明莫天明的手脚被手铐铐着,但是却打不了他,并且好象有看不到的东西打到自己,难道是见鬼了?他们在心里问着自己。

    “好不好玩啊?好玩的话我们再来玩,”莫天明笑着说道。说完,他又运起内力向周力权他们打了过去。他一边用真气打着周力权他们,一边在笑着他们的惨样。

    后地不仇独孙恨接闹战早察

    孙不不仇鬼艘恨所孤羽月技

    “妈呀,救命啊!”周力权他们一边在审讯室里跑着,一边大叫着,他们每跑一会就被莫天明的真气打中,然后摔在地上。当他们站起来继续想跑的时候,又被打趴在地上。最后,他们三个人全都跑到审讯台下躲了起来,一边躲一边喊救命。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了。“周队长,不要玩得太过,一会玩出人命来,你们也不好向上面交待。”杨桂月一边推开门一边说道。“咦,周队长呢?”杨桂月奇怪地说道。她在外面听着审讯室里面时不时地发现巨响,她就知道里面不是审讯这么简单了,一定是周力权被莫天明那个油嘴滑舌的家伙气得打人了。

    在响了一段时间后,她听到里面还在响着,觉得这样下去莫天明迟早是会被周力权他们打死的,所以,她便推开审讯的门进来劝周力权。但是,当她和邱晓丽刚进来的时候,发现只见莫天明自己一个人坐在椅子上,而周力权他们竟然不见了。

    “他们三个人正在审讯台下面亲热呢!你就不要打扰他们了。”坐在椅子上的莫天明向杨桂月笑着说道。当他经历了刚才的事情后,他才发现杨桂月是那么地温柔,那么地公正了!

    后科不仇情后恨战月艘敌主

    “周队长,”杨桂月不理莫天明的嘻皮笑脸,她又叫了一声。

    “救命啊!”周力权听到杨桂月的叫声,急忙从审讯台下面困难地爬了出来,接着另外两个警察也慢慢地爬了出来。杨桂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窄的审讯台怎能爬得进三个大男人?

    “救命啊!警察打我啊!”莫天明也故意地惨叫着,反正自己这样的情景,正是演戏的好情景。

    周力权边抹着鼻血,边指着莫天明大声地说道:“小月,你帮我作证,这莫天明打我,我要告他袭警。”

    “老天啊,你还讲不讲理啊?”莫天明也大声地说道。“杨桂月,你仔细看一下,我的手脚都被手铐铐了起来,我现在被三副手铐铐着,我怎么打他们啊?而他们为了争第一个打我,竟然互相打了起来,你看看,连鼻子都打出血了。你说,他们急什么啊?反正我都是被他们打的,哪个先打不一样呢?争什么第一次啊?”莫天明一付非常委屈的表情。

    杨桂月看了看莫天明身上的手铐,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周力权他们也太过分了,有这样审讯人的吗?像莫天明现在这样,不要说打人,就算现在叫他动一下站起来都是做不了的。“周队长,你看莫天明现在的这样子,你说我相信谁的话呢?”

    结仇不地情艘恨陌阳指远方

    “小月,我……”周力权看了莫天明一眼,不知道怎样和杨桂月说了。是啊,像莫天明现在这样子,说他打自己的话,是没有人相信的,那个相信的人如果不是傻子就是疯子。刚才发生的事情太恐怖了,莫天明的武功也太邪门了。那人在电话里只是跟自己说莫天明会武功,却没有说详细,早知道这样,自己再想别的办法。

    “杨桂月,我被人欺负了,你可要为我作主啊!”莫天明一边看着杨桂月,一边悲惨地叫着。

    “莫天明,我看你都没有什么事情似的,你就不要捣乱了。”杨桂月也奇怪,按理来说应该受伤的是莫天明,但现在她发现周力权他们受伤挺重的,反而莫天明安然无恙,这事情也太奇怪了。

    “唉,算了,谁叫他们是警察,我就当自己被人欺负自己没有看到算了。”莫天明叹了一口气说道。

    “好了,我不管你们的事情,反正这案子不是我们一队负责的。”杨桂月对周力权说道,她一说完,便和邱晓丽出去了。

    “你们两个人把他送到4号拘留室先拘留起来,”周力权对旁边的两个警察说道,现在他也没有想着什么办法对付莫天明,自己写好的供词他不肯签,自己想向莫天明下手,但又近不了他的身,还被他那邪门的武功打得自己都怕了。

    后科地科鬼敌学所冷毫羽酷

    “这,这……”这两个警察有点犹豫了,他们想着刚才的事情就害怕,他们现在哪敢近莫天明的身边,他们被莫天明打怕了。

    “你们怕什么啊,没用的家伙,快去。”周力权大声地骂着那两个警察。虽然周力权这样说,他也不敢近莫天明的身子。刚才他被打得最重,现在他的脑袋和鼻子都流了不少的血。

    艘仇地不鬼结球陌冷冷显酷

    刚才那个观音坐莲的警察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急忙高兴地说道:“我有办法了,我去外面叫两个兄弟过来,让他们押着莫天明去四号拘留室,反正他们不知道莫天明的底细。”这个警察的如意算盘打得也挺不错的,反正外面的警察不知道莫天明的厉害,就算一会莫天明要打他们,也不关自己的事情,反正打得又不是自己。

    不一会儿,那警察从外面带来了两个警察,他让那两个刚进来的警察带莫天明到四号拘留室。然后,他和周力权这三个以前的警察就赶快跑到审讯室的一边,他们怕一会莫天明打那两个警察的时候,会误伤到自己。

    但是,莫天明并没有打那两个警察,因为莫天明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一犯我,我必不饶人。所以,他任由那两个警察打开自己脚上的手铐,然后换上脚铐,接着再打开铐在椅子上的那个手铐。

    “你们两个人带他去四号拘留室,”周力权对那两个警察说道。他有点奇怪了,怎么现在莫天明不打人了?难道他打得累了,没有力气了?不过,就算他莫天明再厉害,去到四号拘留室,他想活着出来就难了。嘿嘿。周力权在心里阴阴地想着。看更多好看的小说!威信公号:hh665

章节目录

极品老师俏校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鱼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独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独醉并收藏极品老师俏校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