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不相信我吗?所以,我要以此来表明我是多么地想你。何桃,你放开我,我要找刀。”莫天明边说边故意轻轻地挣扎了自己的手,当然,不能太大力的,如果太大力把自己的手挣扎出来的话,那就麻烦了,自己上哪去找刀啊?

    “我,我相信你”何桃见莫天明要来真的,急忙拉住他的手,心疼地说道。其实,她何尝不想莫天明啊,只是,莫天明的女人太多了,有刘美琴她们还算了,现在又与李欣怡在一起不清不楚。

    “何,何桃,你,你对我真好。”莫天明马上抱着何桃,感激地说道。这样的机会,他当然是不会放过的了,一个男人激动的时候,肯定是会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例如拥抱什么的。所以,他现在马上就做了。

    何桃被莫天明抱着,不知所措,想推开莫天明,又舍不得,不推开,好象自己的面子又过意不去,就在她矛盾的时候,莫天明越抱她越紧,还呢喃地说道:“何桃,我想死你了。”现在的莫天明闻着何桃的体香,还拥着何桃柔软的躯体,心里那个兴奋,真的是无形用笔墨来形容。

    “天,天明,你抱得我太紧了,你快放开我。”何桃只觉莫天明越抱越紧,让她呼吸不了似的。

    莫天明也觉得自己抱得何桃太紧了,于是,急忙放松一点,然后笑着对何桃说道:“何桃,抱着你太舒服了,我都舍不得放开,好想一辈子这样抱着啊!”

    “瞧你说的,那你这样抱着我去上课啊。”何桃向莫天明翻了一个白眼,羞涩地说道。

    “好啊,我下午就这样抱着你去上课。”莫天明马上点点头,说道。反正他不怕,他的脸皮比何桃的厚,何桃敢的话,他也就敢。再说,他是不用上课的,要去也去何桃的班级,那些初一的学生不认识自己。

    “好你的头,跟你开开玩笑,你就认真起来了。”何桃轻轻地掐了一下莫天明腰间的软肉,这个男人,给他一点甜头,他就能飞上天了。

    敌地仇不情敌球由月不地星

    “哎哟!疼死我了,有人要谋杀亲夫啊!”莫天明故意地惨叫着。反正,能占何桃的便宜就要马上占,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在语言上的。

    “你说什么啊,你敢说你是我的亲夫?”何桃越说越生气,现在的她小脸红得如可爱的红苹果,让莫天明真想亲上一口。想到这里,莫天明慢慢地把自己的嘴送了上去,想亲何桃一口。

    “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莫天明,如果你敢乱来,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何桃恐吓着莫天明。她觉得现在自己原谅莫天明太快了,于是,她的心里不甘,不想与莫天明太亲密。

    “我,我没有乱来啊,我只是看你漂亮,一个情不自禁控制不好想亲你而已。”莫天明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你放开我,我现在回我的办公室,我不想某人一会又借控制不了来欺负我。”何桃生气地说道。

    “你别,你别,我控制自己不就行了吗?”莫天明一见何桃要走,急忙说道。他知道现在何桃只是慢慢地接受自己,千万不能操之过急,要不的话,就会鸡飞蛋打,什么都没有了。

    “你可要记住噢,不要一会惹我生气,你就后悔了。”何桃见莫天明挺怕自己的,她也开心了。这个害人的家伙,是要整治一下他,要不的话,他真的是要飞上天了。

    “记住,记住,领导说的话,我哪敢记不住啊。”莫天明拼命地点着头,说道。现在千万不能惹何桃生气了,要不刚刚的努力就全没有了。

    站了一会,何桃红着脸说道:“喂,我们就这样站着吗?你不累,我可累了。”说完,她又低下了头。

    “噢,是,我马上找个地方让我们坐下来,再好好地抱着。”莫天明一听何桃这样说,想想也是,自己怎么这么笨啊,就这样和何桃抱着到上课,一定会是累死的了。

    “你,你……”何桃一听莫天明说“一会再好好地抱着”,又羞又气,他,他怎么能这样说话啊,真的是让自己羞死了。

    莫天明看了看四周,眼睛突然一亮,原来,他看到了李欣怡的那张折叠长椅。一般的椅子怎么能够坐两个人呢?当然,如果何桃坐在自己大腿上的话,那可能就可以,但害羞的何桃怎么会坐在自己的大腿呢?

    于是,莫天明急忙跑到后面,把李欣怡的折叠长椅拉了出来,放好,然后对何桃说道:“何桃,来这里坐吧!”

    “呵,天明,想不到你这么会想,会放着这张折叠长椅在这里中午休息。”何桃边说边高兴地走到长椅的旁边,坐了下来,高兴地对莫天明说道。

    “呵呵,这不是我的,是欣怡的折叠长椅。”莫天明也不想居功,老实地交待。

    “什么?是李欣怡的?”何桃的脸色一变,急忙站了起来,这张折叠长椅有什么坐不得似的。

    “是,是她的,没事,你坐吧,反正她今天中午不会来的了。”莫天明以为何桃害李欣怡一会回来,所以不敢坐。于是他笑着说道。

    何桃摇了摇头,说道:“不坐,我不坐,她的椅子我不坐。”说完,她还离得远远的,像怕传染似的。

    敌远远不鬼孙恨所闹技学陌

    敌地远地独艘恨战闹显结仇

    莫天明无言了。想不到女孩的心思这么缜密,对一个人有意见,连她的椅子也不坐了。无奈的莫天明只好指着自己的椅子,说道:“何桃,那张椅子是我的,欣怡没有坐过,你坐吧。”

    “好,”何桃听莫天明这样说,点点头,走到莫天明的椅子上,高兴地坐了下来。

    莫天明只好把李欣怡的那张折叠长椅收了起来,放回原处。

    “你怎么不在那里坐了?”何桃奇怪地问莫天明。

    结仇仇不方结球战闹诺早技

    “既然你都不坐了,那我也不坐。”莫天明大力地拍着自己的胸膛对何桃说道,他要向何桃表明自己是永远都和她站在同一阵线,睡同一张床的。

    其实,莫天明的意思是想借机会抱着何桃,但现在何桃坐那边了,自己坐这里的话,又有什么意思呢?所以,他才这么豪气地说这样的话。于是,他说完,便走到何桃的旁边,站着和何桃高兴地聊着天。现在,他就有借口接近何桃了,不是他不想坐那边的椅子,而是那边的椅子是李欣怡的,他要和何桃一样,不坐。

    “你,你站着不累吗?”何桃看着莫天明一直在站着和自己说话,又不肯坐李欣怡的椅子,她心疼地问莫天明。

    “不,不累,能和你聊天,就是站着聊一个月,我都不累。”莫天明拍着自己的胸膛夸张地说道。这样的情景,自己怎么能说累呢?就算自己再累,也不能说出来,只能今天晚上回家抱着枕头再慢慢地喊累吧!

    结远地地方敌恨陌孤独显诺

    “算了,看你这么乖,我给你一点位置坐着吧!”何桃大方地说道。好象这张椅子是何桃似的,她现在施舍一点给莫天明。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还是你自己坐吧!”莫天明虽然这样说,但他却高兴地往那张何桃已经腾出一点位置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这样虽然没有抱着何桃那么舒服,但也不错的了,可以和何桃肌肤相亲,再闻着她身体的香味,也是一件非常爽的事情。

    后远不地鬼艘恨接冷酷察接

    “你,你不要乱动啊!”何桃只觉莫天明在动着,她不由地对他说道。

    “何桃,你对我太好了,这么一点的位置,你都可以给我坐。”莫天明高兴地说道。本来他想动一下身体,好与何桃再亲密接触一下的,可现在何桃都发现了,自己还是算了,不能乱动。

    “你会知道我对你好?”何桃不相信地说道。

    “当然了,何桃不对我好,谁会对我好啊?”莫天明急忙向何桃媚笑着。唉,如果现在何桃坐在自己大腿上的话,那对自己就更好的了。

    “贫嘴,”何桃白了莫天明一眼。

    “何桃,你现在坐得习惯吗?”莫天明不好意思地问何桃。这么小的椅子,坐两个人,一定是不舒服。

    结地不不情结恨由孤月帆

    “不习惯又有什么办法呢?这张椅子这么小。”何桃无可奈何地说道。

    莫天明狡黠地笑了笑,对何桃说道:“何桃,我有办法。”莫天明见时间也已经到两点钟了,如果自己不想点别的办法,就不能与何桃更亲密了。于是,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你有什么办法啊?”何桃问道。

    莫天明没有再说什么,他把何桃轻轻地拉了起来,然后自己坐好椅子,再把何桃拉到自己的大腿上。哈哈,这样的坐法,他已经想了好长时间了。

    后远科不情孙恨战月结封由

    “你,你放开我,快让我起来。”何桃见莫天明让自己坐在他的大腿上,又羞又急。她想站起来,但是,因为被莫天明这样搂着,她哪还站得起来呢?

    “何桃,我看着你那样坐太辛苦了,我心里过意不去啊,再说,我的大腿应该比椅子还软,坐起来一定比椅子还舒服的!”莫天明对何桃笑了笑,温柔地说道。只要是何桃没有过激的行为,他会一直搂着何桃,不让她起来的。看更多好看的小说!威信公号:hh665

章节目录

极品老师俏校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鱼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独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独醉并收藏极品老师俏校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