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莫天明看着面前的那个何老师呆了,因为,李欣怡要找的那个何老师,竟然是何桃,自己曾经伤害过却念念不忘的何桃。此时的他,只觉自己高兴得要天崩地裂,不知所措。

    “是你?”本以为是哪个老师找自己的何桃,她站起来,发现了面前的莫天明。她为了不再自找烦恼,避开莫天明,跟着爸爸调到市里,她也被调到这间第九中学。本以为自己已经忘了莫天明,但是,当莫天明出现在她的面前时,以前她和莫天明的点点滴滴就全涌上了她的大脑,特别是那天晚上自己和莫天明的亲密接触,更是充满了她整个大脑,让她不由羞恼成怒。

    “是,是我,你,你在这里啊!”莫天明还没有反应过来,心里狂喜的他,头脑正在被喜悦冲得都不知道如何了。

    “莫天明,你,你来这里找我做什么?我,我不是跟你说清楚了吗?”何桃为了掩盖自己心里的零乱,忙生气地大声骂着莫天明。

    “我,我来找你是……”莫天明正想说自己来找何桃是因为李欣怡找她有事,但是却被何桃打断了。

    “你给我出来。”何桃狠狠地瞪了莫天明一眼,然后自己跑出了门外。因为,办公室里的老师已经发现何桃和莫天明的说话,他们在后面窃窃私语。

    “噢,”莫天明看着何桃苗条的身材和消瘦的脸容,心里有点心痛,他默默地低着头跟着何桃走了出去。

    “莫天明,我问你,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要来找我,我们已经一刀两断,你,你怎么又来找我了?”何桃又羞又气,现在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欢喜还是生气。她只知道,现在她好想又扑到莫天明的怀里,好好地咬上一口,咬死这个害人精。

    虽然这些天,她拼命地想忘记莫天明,拼命地用工作来麻醉自己,本以为自己已经胜利了,可谁知道,她却败得涂地。这一切,都是这个害人的莫天明所造成的,想到这里,何桃又狠狠地瞪了莫天明一眼,她发现,自己越来越恨他了。

    “我,我现在已经调到了九中,是九中的老师了。”莫天明支支吾吾地说道。面对何桃,他又恢复了以前遇到何桃的情景,以前的幽默风趣全不见了。

    “你,你竟然为了我,调到这里,你,你流氓!”当听到莫天明调到九中,何桃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丝喜色。想不到,莫天明为了自己,竟然查到自己到了什么学校,然后利用关系调到这里,和自己一起。当她想到这里,她好象又没有刚才那么恨莫天明了。

    结不不远鬼孙察接冷羽仇指

    “我,我是……”莫天明发现何桃误会了,忙想向她解释,自己是有点流氓,但是,自己也不知道她在九中啊!

    “对了,你来这里,美琴怎么办?”何桃突然想到刘美琴,担心地对莫天明说道。“她,她不是有了吗?你不在j县照顾她,跑到这里来干什么?”虽然何桃这样说,但她想到莫天明的痴情,心里还是有点感动,不过,她又为刘美琴担心,那她就没有人照顾了。

    “其实我是在j县出点事,我不得不到市里了。美琴有我妈照顾,没事。”莫天明对何桃说道。

    “噢,你出了什么事?要紧吗?”何桃一听莫天明在j县出事,忙着急地问道。

    “现在算是过去了,我命大,没事。”莫天明笑了笑,说道。在自己的女人面前,怎么能说自己的丑事呢,要说,也要说自己的风光事情,可是,他现在哪里都不风光了。

    “你是什么时候来九中的?”何桃问道。她听到莫天明有事,心里紧张,但听到她说没事了,就放下心来。至于什么事,他莫天明不想说,她也不听了。

    “我是昨天才来的,我真的是不知道你也在这里。”莫天明急忙解释。

    “你,你不知道?”何桃有点失望了。

    “是,不知道。我哪敢不听你的话啊?”莫天明一付担惊受怕的样子。

    “噢,”当确定莫天明是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的时候,何桃真的是失望了。不过,当她听到莫天明的那句“我哪敢不听你的话啊?”心里又是一喜,她白了白莫天明一眼,故作生气地说道:“哼,你会听我的话,那母猪都会上树了。”说完,她禁不住地笑出声音来。

    看着何桃笑了,莫天明的心放松了一些,他也开始贫嘴了:“呵呵,现在天下事情无奇不有,母猪上树也有可能噢!”

    “去你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何桃娇嗔地说道。

    莫天明看到何桃那娇笑的笑容,扬起的眉毛,还有那让他非常心动的小嘴,不由地痴痴地看着。

    “喂,你看什么,你刚才不是说有事找我吗?”何桃看到莫天明的那神情,知道自己刚才已经忘了阶级斗争,忙脸色一板,生气地对莫天明说道。

    “是,是团委的李书记有事找你。”莫天明看到何桃的脸马上变了,忙小心翼翼地说道。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又说错话了,以致让她又生气了。

    “欣怡找我啊?可能是七一晚会的事情,那好,我现在就去。”何桃说完,便看也不看莫天明一眼,自己往团委办公室走去。

    孙不仇不独艘术所闹太指故

    “切,没良心的,一点文明礼貌也不讲,走了也不跟我说一声。”莫天明在心里暗暗地说道。唉,如果现在自己能拉着何桃的小手走着,那真是一件天下的大美事啊!莫天明边想边也往团委办公室走去。

    “莫天明,我警告你,你不要老跟着我。”何桃走着走着,背后有眼睛似的,突然转过身对莫天明生气地说道。

    敌地地远独艘察由阳酷阳情

    莫天明听何桃这样说,满脸的冤枉,“我没有跟着你啊,我是回办公室。”

    “回办公室?你不要跟我说你的办公室就是那边?”何桃已经看透了莫天明的把戏似的。

    “是啊,你说对了,我现在在团委办公室工作,李欣怡书记是我的领导。”莫天明看着何桃生气的样子就有点怕怕,可当他看到她那因生气而起伏的那里,便什么也不怕了,可惜,只是抓了一个晚上。莫天明荡荡地想道。

    “你,你看什么看?”何桃也发现莫天明的不轨行为,她红着脸,瞪了他一眼,生气地说道。

    “我,没有看什么?我在看我的办公室,我已经出来这么久了,再不回去,我的领导可要生气了。”莫天明特别把“生气”的字眼咬重。

    “哼,”何桃又是狠狠地白了莫天明一眼,然后转过身子继续走着。

    结地科科酷敌术所孤地通方

    哇,何桃,你真的是让我想死你了。莫天明看着何桃,在心里怜惜地说道。

    “李书记,你找我吗?”何桃一进办公室,就对李欣怡说道。

    敌不科不鬼结学由阳月察月

    “是啊,我找你商量一下七一晚会的事情,天明,你快帮何老师拿张椅子。”李欣怡对何桃身后的莫天明说道。

    “好,”莫天明急忙把自己的椅子搬出来给何桃坐。

    “何老师,节目排练得怎么样了?”李欣怡对何桃微微一笑,说道。

    “差不多了,就舞蹈和小品的节目还差点火候,再练两天就可以彩排了。”何桃想了想,也笑着回答李欣怡。

    看着这两个美女你笑我笑的,在一边的莫天明直叫大饱眼福,如果有这两个美女跟自己同一个办公室的话,那就是老天有眼了。

    “那就麻烦你了,你还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和我说,我到时与学校协商一下。”李欣怡说道。

    “服装没有问题,就是演出时的化妆问题,因为演员太多,学校可不可以买多点化妆品。”何桃看着李欣怡说道。

    “这没有问题,我可以作主答应你。你过两天把节目安排一下,然后做一个节目单给我,彩排的时候再告诉我一声,行吗?”李欣怡说道。

    “这位是昨天才新来的莫天明老师,他现在团委办公室帮我的忙,有时我没有空的时候,可能是他与你联系,安排一些演出的事情。”李欣怡不好意思地对何桃说道。

    何桃想了想,咬了咬牙,白了莫天明一眼,然后说道:“好吧,到时我们再联系,我这两天会加紧时间让学生排练的。”说完,她又狠狠地瞪了莫天明一眼。

    莫天明也看到了何桃的白眼,他在心里暗叫着:“这关我的事吗?都是李欣怡安排的,你要瞪白眼也瞪她啊!怎么动不动就拿我出气,我招你惹你了?”

    “天明,”李欣怡突然叫着莫天明。

    “恩,”莫天明看着李欣怡点着头。

    敌地远科情艘恨战闹孙毫战

    “以后就麻烦你多跟何老师联系,辛苦你了。”李欣怡说道。

    “不辛苦,以后欣怡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赴汤蹈火。”莫天明拍着自己的胸膛豪气地说道。

    可是,他没有看到何桃的表情有点变了,特别是听到他叫李欣怡为“欣怡”的时候,还“赴汤蹈火”的,她就有点气了。

    “李书记,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先走了。”何桃站起来,对李欣怡说道。

    “好,有事我们再联系。”李欣怡说道。

    何桃点点头,站起来,转过身,瞪了自己左边的莫天明,像是莫天明挡着她的道似的。莫天明见状,忙又退了半步,不想招惹这个多变的美女。

    “哎呀,”莫天明捂着脚,看着何桃的那高跟鞋,小声地惨叫着。怎么这么宽的路,自己还被人家踩到脚啊?

    “你怎么了?天明。”李欣怡关心地问道。

    后远科仇方后球由月后地术

    “没,没什么,我的脚好像被什么咬了一下,现在没事了。”莫天明龇着牙,故作没事似的说道。

    后远科仇方后球由月后地术“是啊,我找你商量一下七一晚会的事情,天明,你快帮何老师拿张椅子。”李欣怡对何桃身后的莫天明说道。看更多好看的小说!威信公号:hh665

章节目录

极品老师俏校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鱼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独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独醉并收藏极品老师俏校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