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大家睡觉。”莫天明点点头,然后不忘时机地把自己的手放在张丽玲的那里上。

    张丽玲娇羞地白了莫天明一眼,然后慢慢地闭上眼睛。可能是张丽玲太累了,不一会儿的时间,她就传出均匀的调息气息,睡着了。

    莫天明看了看张丽玲漂亮的脸庞,不由地轻轻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他也就亲上这么一口,不敢再亲,怕把张丽玲弄醒了。

    艘地仇仇酷结球陌闹由后仇

    看着张丽玲甜甜的笑容,莫天明猜她可能是在做着美梦。这段时间辛苦她了,跑上跑下的,很多事情都是她在为自己操劳。

    莫天明温柔地抚着张丽玲,那柔软的感觉让他兴奋起来,。

    突然,他心里一动,大伯说过刺激自己的下面练香波功,慢慢让自己的丹田聚气。现在,自己的下面不是反应了吗?还用得着刺激吗?反正自己现在睡不着,不如练半个小时特殊的香波功。想到这里,他一边轻轻地抚着张丽玲,一边暗暗念着香波功的口诀,练起香波功来。

    一练香波功,莫天明就感觉到自己的下面有股热流开始向全身蔓延。而下面的热流和香波功的真气,分为两股不同的热流,在他的身上运转着。随着时间越长,那热流也越快,并且两股热流好象是在赛跑似的。一会下面的热流跑得快,一会香波功的真气跑得快,突快突慢。

    最后,两股热流合二为一,变成了一股强大的热流,慢慢地向他的丹田处冲去。突然没有冲过,但是,那强大的热流已经让莫天明感觉到自己的力量,那是隐藏在自己身体的力量,虽然不能爆发,但莫天明还是在真实地感应到了。

    莫天明慢慢地睁开眼睛,他练了一个周天,刚好是半个小时的时间。现在的他,感觉浑身是劲,但想把这劲打出来,却没有办法,这都是因为气穴被废的原因。不过,莫天明有这种感觉,他是感到非常高兴。现在,他是越来越相信自己可以恢复功力了。

    其实莫天明有这样的感觉,除了血黄蚁和香波功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大伯给他灌输了十年的功力,让他恢复的时间缩短了很多。

    练了一个晚上的香波功,莫天明也觉得自己要睡觉了。于是,他慢慢地闭上眼睛,轻轻地搂着张丽玲,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莫天明睁开了眼睛,只见张丽玲睡得正甜,还是那甜甜的笑容,把他的色心勾了起来。

    “咚咚咚,”一阵强烈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莫天明气得快要跳了起来,的,是哪个王八蛋不长眼睛,人家睡觉的时候他就来打扰。莫天明越想越气,因为他听到这敲门的声音,便忙把自己的手拉了出来,他怕张丽玲醒来发现自己的不轨行为。

    果然,在他刚拉出自己的手不久,张丽玲便睁开自己的眼睛,对莫天明小声地说道:“门外有人在敲门?”

    “是的,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王八蛋在敲门,不要管他,我们继续睡觉。”莫天明看着张丽玲的那里而淫荡地说道。

    “不睡了,天亮了,”张丽玲看了看窗外,对莫天明说道:“你去开门吧,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有急事找你,我先去厕所躲一躲。”说完,张丽玲便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往厕所走去。

    莫天明生气地边开门边大声地骂道:“是哪个王八蛋不长眼睛,这么大清早的就跑来叫门,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你,你这个臭小子,你敢骂我?”正在敲门的大伯见莫天明边开门边骂着自己,生气地竖着眼睛,大叫。

    “噢,大伯,是你啊!”莫天明呆了,想不到敲门的是大伯,天啊,刚才是谁在骂大伯啊!莫天明头疼了。

    “臭小子,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骂谁?”大伯举起自己的拳头,准备给眼睛还睁得不那么开的莫天明一拳。

    “大伯,你是不是听错了?我哪有骂你啊?我是在说,不知道是谁这么好心,一大清早的就叫我起来吃早餐。”莫天明忙对大伯哈着腰,媚笑着。如果现在得罪了大伯,他在钟向亮的面前说几句自己的坏话,那自己要调到市里的事情可能要泡汤了。

    “哼,你还想狡辩。我一会再和你计较,我问你,你为什么这么久才开门?”大伯边说边怀疑地看着莫天明。

    “我,我刚才在睡觉,没有听到。”莫天明支支吾吾地小声说道。这大伯怎么比兔子还精,自己在房间里有人,他都能感觉到。

    “没事?”大伯看着莫天明古怪的样子,更是相信自己的推测没有错。“你娘的,你是不是昨天晚上自己到外面叫了一个小姐回来练香波功?”大伯边说边闯了进去,然后四处张望着。

    后科仇不独敌察陌孤接酷指

    后科仇不独敌察陌孤接酷指练了一个晚上的香波功,莫天明也觉得自己要睡觉了。于是,他慢慢地闭上眼睛,轻轻地搂着张丽玲,睡着了。

    “大伯,你不要这么无聊好不好?我,我是那样的人吗?像我这样英俊潇洒的帅哥,还要去?”莫天明生气地说道。大伯他也太看不起自己了,不,是非常非常地看不起自己。

    “咦,怎么没有看到人呢?”大伯没在房间里发现别的人,疑惑地自言自语。

    “我都说了,就我一个人,没别人。”莫天明高兴地说道。

    “厕所,”大伯发现自己还没有找过厕所,于是扭了扭锁把,被闩上了。他故意大声地对厕所里面说道:“厕所的人给我听着,如果你在三秒钟不出来,我就一脚把门踹开,看你出不出来?”

    “咔”的一声,门开了,张丽玲红着脸走了出来。

    “是你?”大伯呆了,他还以为是莫天明哪里叫来的小姐,谁知道是昨晚的美女。

    张丽玲看了莫天明一眼,然后急忙跑了出去。

    “大伯,我有点事,先走了。”莫天明见张丽玲已经走了,自己也要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艘仇仇科独孙察接阳战陌指

    后地远科情敌恨战闹秘酷

    “哼,想走,没那么容易,你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我就不让你走。”大伯龌龊地拉住莫天明,说道。

    “说,说什么啊?什么说清楚?”莫天明装着糊涂。

    “你是不是昨晚把人家姑娘上了?”大伯淫荡地笑着。

    “没有。”莫天明答得非常快,没有经过大脑分析。

    艘仇远不情敌术陌孤仇学远

    “没有?你说这话,鬼都不会相信。”大伯看了看莫天明,不相信地说道。

    “真的是没有,我们昨晚在房间里聊酒店的事情。”莫天明心虚地说道。

    后不远不情结察所冷月帆仇

    “哈哈,是不是聊着聊着,就上床了?”大伯大笑一声,已经捉奸在床上似的。

    “没有,我们之间的关系是正常的,大伯,你看我像是那样的人吗?”莫天明拍着自己的胸膛,大声地说道。

    “我看你十足十的像。”大伯说道。“是了,你昨晚练功了没有?”大伯突然问莫天明。

    “练了。”莫天明没多大留意大伯的话里有别的意思,点了点头,说道。

    “那是不是你一刺激到下面,练起香波功就和以前不一样,达到的效果特别好。”大伯神秘地在莫天明的耳边小声地问道,怕别人听去似的。

    “是啊,大伯,正如你所说,我一刺激下面的同时练香波功,真的是有很好的效果,我感觉到全身有着很多的力量似的。可惜的是,气穴不通,不能把里面的气流发出来。”莫天明点着头。

    “那你昨晚是怎样刺激自己的下面的?是让刚才的那姑娘帮你,还是你和那姑娘做些别的刺激动作?”大伯阴阴地笑着。看更多好看的小说!威信公号:hh665

章节目录

极品老师俏校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墨鱼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夜独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独醉并收藏极品老师俏校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