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彩公主就这样带着他的驸马一起来到了皇宫。驸马温柔多情,人又生得十分的俊美,嘉彩公主在他的细心衬托和保护之下,平日里的那些刁钻古怪的习气已经被人给宠溺的没了大半,如今突然得到了自己父亲的照例回到皇宫的时候,除了有些洋洋得意,看起来倒也算是一个十分乖巧的新妇。驸马宠爱这位公主绝对是从内心深处就开始发起的宠爱他眼神望过去的时候就像是春水一般,既温柔又温暖,无时无刻不会考虑自己这位妻子的心思,时时刻刻都会惦记着他的想法,布置在自己的宫殿里,没有任何一个妾可以陪伴在身旁,就连有些姿色的丫鬟都在自己即将成亲的时候被赶了出去。后来公主嫁出去了,时间一久也慢慢的爱上了这位才华横溢的驸马,这驸马又对他一心一意,日子过得也格外的轻松,适应起来,曾经有一次怀疑那位手中掌握了兵权的自己的妹妹杀害了母亲,所以堂而皇之的想要出手,也是被这位驸马给拦了下来的。那个时候大皇子原本就想让自己的这位妹妹出手,可以给一些颜色给那位手中掌握兵权的妹妹,可惜自己的那个妹夫却是一个极其有心机的,他不止看破了自己心中想要的精灵,更是在第一时间就拦住了自己的妻子,不让他随意妄为。如今两个人都在皇宫里,皇帝就在自己的寝宫之内,等待着他这一双儿女的到来。皇帝神色嫣嫣像是没有睡好的模样,眼下的青色的眼袋,一圈又一圈的出来,头颅和身体越来越胖胖的同时,皮肤上就像是浸着一层水,那水就压在他的皮肤里,若是猛然有人一戳,就会不定会流出来。如果水分往外一流出来的时候,谁也无法分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驸马站在高台之下站得远远的,自己并毕竟不是亲生的孩子,不敢超过了这些规矩。公主如今十分乖巧地跪在自己父亲的膝下:“时间都已经这样走,还不知道父亲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召集我们过来。”皇帝拍了拍他的手掌,未来及一看一眼旁边神色有些异样的国师大人。“你是这样的女儿,如今嫁出去了也是真的,女儿怎么能这样的话呢,平日里也不见你多来给父皇请安,如今叫你居然就叫不来了吗?”公主听到这句话,笑得一排牙齿纷纷地露了出来,像一颗又一颗闪烁的贝壳:“父亲这样的话可是折下女儿了,女儿之所以能得到那么好的父母啊,还不是父亲亲自下的旨,母亲女儿日子过得好也都是父亲的功劳。”这位公主大人如今身上丢失了许多的刁蛮行径,也在眼角眉间多了一些温柔,看向自己夫君的时候,倒也十分的不吝啬这其中的夸奖,而他的父亲听到这句话心里也高兴了许多,就连羊装出来的这一点怒气也慢慢的消失不见了。果实就在一旁稳稳的站着,他平时都已经习惯了站在皇帝的身边,自从自己被封了国师这一个称号之后,文武百官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可以他有任何语举的地方,可是与此同时他感受到了眼前一个十分犀利的眼神。这是眼神凶恶,凶恶之中还带着一点点的试探,也不知究竟是什么意思,国师大人大大方方的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位玉质章华的驸马,嘴角一笑,勾出一抹十分玩味的笑容。他的眼角有一抹花瓣一样的胎记,那胎记衬着他如今的笑容如仙似妖,这一身的白衣更显示出他通身的气质,站在皇帝的身后形成强烈的反差,这个时候驸马才终于从内心深处知道,这位国师大人为什么人人都传言他神秘莫测。他的确有神一哭莫测的本事,不这一身的通身气度,就他的眼神做派,处处不拿捏着让人极其舒适的范围。印象还不是和所有的东西全部拉开距离的时候,驸马笑了笑,不曾话,只对着那国师大茹零头,算是敬了一个礼。可是国师心里却已经猛然地敲起了警钟,他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股驸马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的良善,反而是一个手段很辣无所不用其极的主儿。禅子像一旁的老太太,轻轻巧巧的丢过去一个眼神,老太监便十分微弱的点零头,走了出去,半晌过后便面临一些新来的太监,将茶水全部奉了出来。“陛下如今都忙着顾自于自己的女儿,却又忙着顾及赶面的驸马了,驸马不妨可以喝杯茶,休息休息,暖暖身子,这早上的风还是挺凉的。”驸马低头看了一眼那悲剧中的茶展,是最近整个康城中赫赫有名的大红袍,这种茶表面喝起来的时候会有一些臭鼻子,然而在冲泡到两泡或者是三泡的时候就会发挥出它本身的味道。喝这个茶的时候,反倒要比喝平常的一些茶水更加提起精神一点,更何况这事本身就有着十分浓厚的味道,用来给人驱寒到时再简单不过了。驸马点零头,拿自己的手往那茶盏外轻轻的一摸:“公公,公公这特地选出来的大红袍,的确是很好很好的茶叶,如今到了皇宫之中,有幸可以尝得一点,也是我的福气,不过公主殿下身子比较虚弱,不如请公公特地让那些御膳房的人换来一些取暖的参汤吧”。驸马十分乖巧地将这些谈话的内容牵扯到了公主的身上,而在一旁的皇帝自然而然也注意到了自己的这位女婿。当时黄贵妃每一日都来哭闹,是要为自己的女儿寻得一个汤,城里最好的女婿,就这样大大咧咧的,几乎翻遍了整个汤城和大部分皇亲国戚,知名贵宾,终于在这层层叠叠之中选到了自己最想要的这个女婿。后来黄贵妃突然之间就已经生死,自己顾及到这其中一点误会原因,也没有多来得及去管辖自己身为女儿的事情,就连这位女婿也只是匆匆忙忙的摇看了一眼罢了,如今倒也算是第一次近距离相见。皇帝匆匆忙忙的招手,让这位驸马大人也来到自己的身边:“如今这皇宫中也没有别的事情,你要多带朕的女儿回到皇宫里,要不然朕可要赐你的罪哦。”黄帝像一个慈父一般,絮絮叨叨的让这位驸马对自己的工作好一点。话题绕了好几圈,就连那杯子里的茶都掉了好几盒,公主装作什么都没有听懂的模样:“难不成父亲也觉得这汤城里许许多多的传言并不完全是真的吗?”禅子在一旁乖巧的站着,表面上没有遗漏出任何一点点慌张,可是内心深处却像是被火烧的眉毛一般。皇帝轻轻的咳嗽了两下,还未来得及张口话,直接驸马已经稳妥地站了起来,就站在公主的身后:“公主,你啊,可是理解错父皇的意思了。”驸马壮若宠溺一般:“父皇并不是对四皇兄有什么疑心,他是指朝野之上人人都称赞的贤王,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事情,只不过是想要调查清楚究竟是谁在背后诬陷皇家。”驸马的脸上含着十分优雅得体的微笑:“只有查清楚究竟谁在背后诬陷皇家,才可以对这些人进行处罚,明白谁是君子,谁是臣子。”皇帝听到他这番解释,不由的心中已经略上了一层好感:“你们的色皇兄的确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就是因为如此,越是不能让他受到什么委屈,如今既然有人在这汤城里放这样大的谎言,人人都开始流言入肺,诋毁皇家,皇家的颜面又从何处存在呢?如今想要调查清楚,只不过是想要给你皇兄一个清白罢了。”公主听到自己的父亲的这般温柔的话,不如就觉得一阵感动:“父亲,果然事事都在为孩子们着想。”驸马和公主二人千万解的收到了,宋制之后便已经回到了自己的福地之内,对外只,如今是皇帝思念自己的女儿太过于紧张,所以这才连夜将他们二人召集进了宫里。白千灯早在两个人刚刚进入皇宫之后,就已经接到了这样的一条消息,他脸色阴沉,看着皇宫的方向,久久不发一言。“公主,不如我们现在尽快进宫吧。”欢颜将一件带了一点点皮毛的取暖的大衣盖到了她的肩膀上,这大衣上有一层极为洁白的绒毛,像是从某种动物身上取出来的,趁的她整个脸儿看起来更加圆润。原本自己就是一个圆嘟嘟的脸,这些年一直在外面办理皇帝许下来的差事,倒也是经常满山满野的乱跑,让他整个人都已经消瘦了许多,这段时间怀有身孕强迫着自己吃了些许,终于把自己原本有一些干瘪的脸蛋儿慢慢的给补了上来。“我们现在还不能去,假如现在我们去聊话,父亲肯定会知道整个皇宫都在我的监视之中,与此同时他就会越来越投鼠忌器,忌惮我的力量。”白千灯将自己手上的这件衣服用手指拉了拉,把整个身体都缩在这衣服里,眼神依旧十分冰冷。“我的手中有这些大全,虽然现在全部都已经安插到了我们的人手里,但是这件事情依旧不可以有任何一点一点的偏离,若是让父皇知道了,恐怕会~”白千灯十分冷静的叹息了一下:“想必应该是不会断然出现什么巨大的变故~”丫鬟已经把早上用来的这些膳食全部给端了过来,密密麻麻地摆了一整个圆桌。桌子上各色的吃食十分的好看,香味一层一层的向外给飘了出去。“关在金府里的那位廖公子怎么样了?”白千灯叹了一口气,轻轻的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昨日刚刚去看过一趟,如今整个园子里已经由得他到处去逛,但是也仅限于园子之内,他所在的那一处园子里,也按照公主的意思专程放了许多的书进去,好给这位公子解闷,日常的一日三餐,水果蔬菜都是样样具备的,我平日里也会常常监督那里的丫鬟,想来应该不会出现什么事故。”白千灯这才点零头,望着这一桌子的吃食,突然从内心深处涌上来一股气卡在自己的喉咙口,咽也咽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脸色慢慢的就一些发干,白千灯叹了一口气:“现在居然一点胃口都没有了~”欢颜无奈的瞥了一眼这满桌子摆着的吃食,又过了一会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正好有先做的酸汤,这是我老家以前得到的一些平常使用的凉茶,这凉茶喝多了也不会上火,味道又酸酸甜甜的,不定会和公主你的口味。”白千灯点点头:“那就端来一份吧。”欢颜立刻向一旁的丫鬟点头示意了一下,那丫鬟十分有眼色地退了下去,去端厨房里找到就准备好的那份酸枣汤。“这件事情来的蹊跷,如今居然又像是承了东风一样在整个汤城里潇潇洒洒的飘了起来,想必无论是皇帝还是公主还是平民百姓,都想里里外外地看上一份热闹。”欢颜十分体贴的给旁边的这位公主宽心:“不一定是有什么坏心思,可能只是想看一看皇家的热闹罢了。”白千灯听到他的这句话,反而更加忧心了起来:“怕的就是在这一群看热闹的旁边,这热闹又是看着不符合自己的心意,这戏台子恐怕拆了之后,他们会自己亲自跳上来唱,一会是把专程唱戏的揪下来打一顿。”白千灯用手夹起了旁边的一个透明的虾饺:“这件事情我后面会有自己的处理方法,不过眼下是要护住萧霜华”。欢颜早早的就知道这个公主殿下肯定在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也坐在公主的身边,夹起一筷子虾饺比他先一步塞到了自己的嘴里。这虾饺外面的一层皮就像是饺子做的,一般既软糯又轻薄十分的入味,里面的虾肉是一整颗一整颗的倒也是十分的鲜甜,欢颜吃的开心,对着公主笑出了一个十分幸福的面容。“四皇子的身边,有许多的护卫都是我们的人,个个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肯定能保护好他的安危,公主,你实在是太过于多虑了。”白千灯手里的那一筷子却咽不下去:“不如我们直接请四皇子来公主府如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千路千灯引[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