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女,沈婉婉。”沈婉婉像是才发现赵灵儿坐在那儿似的,福了福身,行礼道:“方才一时没有注意到.......这位......”

“这是皇后娘娘。”站在赵灵儿身后的侍女站出来说道,眼神里带着鄙夷,心底暗自排悱,这皇城里谁人不知道,这皇宫里只有她家娘娘一位.......这位,分明是明知故问,故意不给她们娘娘脸面。

“民女该死。”沈婉婉道:“方才一时没有察觉。”

“没事。”赵灵儿放在桌子上的手暗自收紧,这哪里是没有察觉。

赵灵儿面上带笑,只是笑不及眼底道:“本宫不经常出席那些聚会,沈小姐不认识本宫也情有可原。但,本宫还记得你,上次在中秋和秋猎上,沈小姐的表现非凡,那时没有细看,今天这么一看沈小姐倒也是个妙人。”

“皇后娘娘赞妙了,是婉婉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娘娘不要怪罪。”沈婉婉敛下眸子,低着头道。

还本宫?真当自己现在就是皇后了?嗤,还不好说呢,现在就在这里装架子,说了这么多,皇上一句都没有维护她,还真当自己多有分量。

“两次见沈小姐,都是在沈丞相身侧,沈小姐是丞相的千金?”赵灵儿自然知道沈桧只有一个女儿,现在说这话,不过是为了下沈婉婉的面子,不过是沈桧养着的一个宠物,还真当自己是正牌小姐了?

沈婉婉笑着的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藏在袖子的指甲深深嵌入手掌中......

不过到底沈婉婉也不是个蠢人,要是真蠢的无可救药,沈桧自然不会用她。

很快沈婉婉就恢复到往日的如沐春风,笑中带着丝丝的悲凉道:“丞相是民女的叔父,婉婉的父母......已经......”说到这,正好两行热泪顺着沈婉婉的脸颊滑下来,楚楚可怜,让人怜惜。

“是本宫多嘴了,还望沈小姐不要太过难过。”赵灵儿的嘴角微微上扬,无父无母?

她可是听闻这京城中有一则有趣的传闻。

这沈婉婉十分有可能是沈桧的私生女......

她倒是觉得这传闻倒是有几分意思,是不是谁又知道呢?

不过沈桧煞费苦心的把她送进来,这沈婉婉进宫第二天就往皇上这巴巴的跑。

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啊。

赵灵儿的眼神暗了暗,忽然想起赵太傅的叮嘱,看了看身侧的人,心里酸涩,很不是滋味。

虽说皇帝后宫佳丽三千是常事,不过......当真有这么一天的时候,她心里还是不舒服的很。

沈婉婉一脸坚强的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哽咽道:“让皇上和皇后娘娘看笑话了,民女就先告退了,想太后娘娘哪里也该无聊了......”

“去吧。”钦归方才看了一场女人之间的斗争,眼下这斗争已经结束了,也该他出场了,淡淡看了一眼沈婉婉道:“若是有什么缺的少的直接吩咐丫鬟去内务府就行了。”

“多谢皇上。”沈婉婉眼角的泪水还没干,感激的看了一眼钦归,那眼神男人看了十有八九都会心动。

但,

可惜的是,钦归是那十之一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三世待卿归[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