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意地点了点头作为回应,林墨就领着长孙弘渊三人去到听雪园中的圆亭走去,在长孙弘渊命人长孙府内的一名婢女端来热茶后,四人坐在圆亭之中,开始谈起了话来。

婢女刚走不不多会让,林墨正要开口说话,长孙文明忽然自己主动站起身,对林墨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大礼,而后很是内疚地歉声说了起来。

“上卿大人,老朽知错了,老朽不应该让那四名恶奴对苏炎与苏丰爷孙俩诸多刁难,可老朽也只是让他们在吃穿用度刁难一下他们,可没想到他们竟敢殴打苏丰啊,如今致使苏丰只有半年的寿命,都是老朽的错,还请上卿大人恕罪啊!”

看着长孙文明那态度相当诚恳的模样,林墨在心中却是暗自冷笑了一下。

这长孙文明可是真是一只人老成精的老狐狸啊,竟然将命人殴打的罪名推到四个已经死了的人身上,捡着轻了的话来说,倒这是不负老狐狸之名啊。

不过听到长孙文明如此说,林墨虽然心里不信,但面上还得信,那个恶奴都死了,这下是死无对证,拿长孙文明没有丝毫办法,林墨也只得就这么罢了。

面上微微一笑,林墨抬了抬手,道:“二爷爷说的话哪里话,本卿作为晚辈怎么能怪罪于您了,晚辈现在叫二爷爷你来呢,不是为了苏丰的事,而是为了另外一件事情。”

是为了另外一件事情,听到林墨这话,长孙文明在心里顿时明了,在苏丰的事情上,林墨没有想抓着自己不放,而是选择了正一派,心下不由得暗自松了一口气。

稳定心神后,长孙文明坐回原位,脸上满是会心微笑地道:“上卿大人,若是您有什么事情要交代老朽的去办的,老朽定然竭力为您办好。”

“哦,晚辈倒不是要二爷爷你去办什么事情。”说着,表现很是谦恭有礼的林墨一转话锋问道:“只是昨日在午宴上,说了让忧乐妹妹给做婢女的事,当时晚辈看忧乐妹妹有些不情愿的轻扬,也就没有勉强,而是让她回去考虑一下,不知道现在忧乐妹妹考虑得任何了?”

“原来上卿大人您是要打听着这件事情啊!”知晓了林墨叫自己来是为了这件事情,长孙文明的一张老脸上顿时浮起了满面的笑意。

先是看了看长孙忧乐,长孙文明对林墨拍着胸脯,保证道:“上卿大人请您放下,昨日经过老朽的一番开导,忧乐他已经答应了。”

说着,长孙文明看了一旁坐着的一直不发一言的长孙弘渊一眼,满脸堆笑地道:“再者说了,忧音可是忧乐的二姐,让妹妹照顾一下姐姐,也是应该的,忧乐又怎么会不愿意呢。”

对于长孙文明投向自己的目光,长孙弘渊不动声色地避开了,长孙弘渊太了解自己这位二叔打的是什么主意了,眸子中还隐隐地带起了厌恶与不屑。

长孙弘渊有些不明白,为何林墨非要将长孙忧乐四姐妹绑在长孙忧音身边,难道他林墨看上了长孙忧乐四姐妹,相对长孙忧乐四姐妹做些什么,又不好直接说,这才使出了这婉转的将长孙忧乐四姐妹安排给自己的小女儿做婢女的方法?

长孙弘渊决定要在私下询问一下林墨。

对于长孙弘渊带着怀疑的目光,林墨丝毫没有在意,也没有着急解释,当务之急是先打发走长孙文明与长孙忧乐,才好进行解释与询问自己的问题。

“太好了,忧乐妹妹愿意去照顾忧音就好啊,忧音如今有了身孕,若是有自姐妹在身边照顾忧音,我也就放心,只是……”对与长孙文明的话,林墨回以笑容,很是开心的说这,忽又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当即将话锋一转,林墨转而很是认真地问起了长孙忧乐:“忧乐妹妹,去照顾你二姐这件事情,你自己是不是心甘情愿的啊?若不是,我保证没有人任何人敢为难你。”

长孙忧乐很是认真地点了点臻首,微笑道:“自然是妾身自愿的,正如爷爷说的那样,长孙忧音乃是妾身的二姐,妾身去照顾二姐也是应该的。”

长孙忧乐不傻,她知道为了帮助长孙弘渊稳住长孙家家住为,就算是自己不愿意,也得去给长孙忧音当婢女,现在对自己说的这些话,也是客套客套而已。

但她长孙忧乐之所以会答应,也是有自己的目的的,她长孙忧乐不相信自己就会一直输给长孙忧音,今日精心装扮的长孙忧乐只是迈出了完成自己目的的第一步而已。

对于长孙忧乐在心底打的是鬼心思,林墨自然是心知肚明的,只是面上依旧是装作不知,任由长孙忧乐朝着她那个或许不现实的目的一步步去靠近。

听到长孙忧乐自己也答应了,林墨面上露出了满满的笑意:“太好了,忧乐妹妹答应就好了,这样我也可以更放心忧音的起居生活了。”

说着,林墨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当即问长孙文明道:“对了,二爷爷,那不知三爷爷他们家里的那几位妹妹可曾也同意一起照顾忧音?”

“同意了,自然都同意了。”长孙文明脸上满是开心笑意地说着:“今晨老朽特意亲自打听过这个消息了,都是她们本人自愿去照顾忧音那个好孩子的。”

对于其他那三家的孙女,长孙文明那是根本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在长孙文明看来,那三家的孙女儿是漂亮,但怎么能比自己这生得云容月貌、又秀外慧中的好孙女儿呢。

“都同意了,那就好,如此晚辈也是可以彻底放心了,忧音将会有四位妹妹在身旁体贴的照顾着,平时里肯定又很多话说,也就不会闷了。”

长孙文明四个老东西在心底打的是什么心思,林墨的心里再明白不过,但眼下还不能戳破,得需要给他们虚无缥缈的希望,才好掌控住长孙文明等四个老家伙。

当然,就这个过程而言,林墨肯定是会好好享受一番的,毕竟送到嘴边来的香喷喷的肥肉肉嘛,肯定是要好品尝品尝的,只是要掌握好分寸就行。

与长孙文明谈妥了一切事情,再度闲聊了一番后,长孙文明也很是识趣地知道林墨与长孙弘渊还有单独的话要聊,随意找了借口,便领着长孙忧乐走了。

长孙文明与长孙忧乐走了,林墨也不说话,就任由气氛沉默了下了,稍顷功夫之后,长孙弘渊是再也按捺不住忿忿的心神,开口发问了。

“子雍啊,我的好贤婿,你这是为何要将长孙忧乐她们四个安排在忧音身边啊?那长孙文明不是个善茬,长孙忧乐更是有着自己的小算盘啊!”

长孙弘渊很是不解,自己这位好贤婿明明知道长孙文明等四个老家伙是个人老成精成精的老狐狸,心中得有一百个窟窿眼儿,明明林墨都已经将长孙弘清等人都安排去外面的世界游历去了,却是为何还要将长孙忧乐四女人留在自己女儿身边啊?难不成真如尘世中传言的那样,风流的性子又发作了?

看着长孙弘渊这很是焦虑的模样,林墨在心中也是感到一阵的无可奈何,这长孙弘渊还真是关心则乱啊,真是一点脑子不爱动了。

念头落下,林墨亲手为长孙弘渊斟上一杯茶,叹声道:“我的岳父大人啊,小婿之所以将长孙忧乐四女安排在忧音身边,可都是为了您着想啊!”

“为了我?这我倒是有些不明白了!”长孙弘渊的话语之中有些不解,也带着些许的不行,他总觉得林墨现在是找借口来掩饰自己的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自然为了岳父大人您了!”将长孙弘渊话语中对自己的不信给直接忽略掉,林墨开始对长孙弘渊解释起了为何自己要将长孙忧乐四女安排在长孙忧音身边的原因。

“岳父大人,想必您也知道,长孙文明四个老家伙一直在图谋长孙家的家主之位,如今小婿虽然已经长孙弘清他们都变相放逐了,但仍就有问题存在啊!”

“什么问题?”长孙弘渊疑惑地追问了一句。

这长孙弘渊糊涂犯的,林墨在心中苦笑了一声,但还得为长孙弘渊耐心解释,没办法,谁让他长孙弘是长孙忧音的父亲,自己的岳父大人呢,只得多些耐心了。

“岳父大人啦,您也知道,长孙文明四个老家伙可是人老成精的老狐狸,您以为小婿将长孙弘清变相放逐了,就没事了,就万事大吉了?”

“不,不会的,是绝对不可能会的。”林墨很是认真地摇了摇头:“小婿现在还这里,长孙文明四个老家伙不敢做些什么,但小婿一走,长孙文明那四个老家伙一定为向您发难,对您啊,进行百般地刁难的。”

“尤其是近一年,长孙文明那个四老家伙一定会趁着岳父大人您的家主之位还不稳,还在培植自己的势力之时,在暗中与您为难的,妄图将您从家主之位上赶下来。”

“是,小婿是吧长孙弘清给变相放逐了,但长孙文明那四个老家伙却是可以直接坐上家主之位,在合适的时机再将自己的儿子给接回来啊!”

听到这里,听着林墨很是有道理的话语,长孙弘渊蓦然明白了些什么,但一个疑问旋即浮现了长孙弘渊的脑袋,当即又追问起了林墨。

“那贤婿你将长孙忧乐四个女子留在忧音身边有什么用?长孙忧乐她们只是女子,况且只是长孙文明他们四人的孙女之一呀!”

在长孙弘渊看来,与其把长孙忧乐四个女子留在自己女儿的身边,倒不如林墨直接将长孙弘清等人给监管起来,这样岂不是更妙?

隐约猜出了长孙弘渊的心中所想,林墨心里的心里又是一阵苦笑,将长孙弘清给监管起来,长孙弘清等共有兄弟十余人,要想监管好哪有这般容易。

难不成将长孙弘清等兄弟十余人都请去墨云山喝茶?这也不太现实啊!一来自己没有理由那么,二来将长孙忧乐等四个女子留在长孙忧音身边的作用更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中州风云记[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