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我们家亲戚,小孩子,估计就想抱着你家那串串玩一玩儿。”盛成连忙说。

林局长皱了一下眉头,居然跟林奶奶的观点是一致的:“这胡同里的人,为了逼走我们俩口子,想尽了办法!”

“林叔您可不能这么说,咱们几十年的邻居,我们不是那种人,这孩子就是我们家的亲戚,她就想玩玩你家的狗而已!”盛成辩解说。

“盛成我跟你说,不到老,不到没孩子的那一步,你就不能理解我说的这些话,人言说的好,前十年看父敬子,后十年看子敬父,你看看你家海峰,啥时候出门,这胡同里的人对他都是客客气气,为啥,就是因为有你这个爸。你爹啥前儿回胡同,谁都爱来走动走动,为啥,那是因为有你这个儿子。我跟你不一样,有人上门求办事儿,事儿没办的时候点头哈腰,恨不能喊我叫爹,等事儿一办完,谁认识我是谁?更何况我眼看退休了呢,就我家的猫和狗,都是这胡同里最受欺负的,那孩子摆明了就是押准了我这老头子眼看退休,没能量了,想欺负我!”林局气呼呼的说。

“您这是胡思乱想,是您自己心里多疑,这胡同里的街坊邻居没人笑话您,也没人欺负您!”盛成有点生气了,但还是耐心的劝林局长。

但林局长不是自愿丁克,他跟林奶奶是俩人都不能生的那种,渴望孩子,同时又得不到,而且呢,俩人都比较自私多疑,不想养个别人家的孩子费心费力,万一是个白眼狼就全完了。

其实是把自己没有孩子的遗憾全归罪,并且发泄在别人身上,但他们自己察觉不来。

人老而不豁达,说的就是林局这种。

“打狗还得看主人,那孩子怎么不偷别人家的狗,专偷我家的?”林局气呼呼的,又说。

不就一个孩子抱了抱他们家的狗嘛,而且不是什么名贵狗,是只杂交了不知道多少回的小串串,盛成因为林局这种态度也生气了:“就算我们家亲戚偷了你的狗,多少钱,我赔给你!”

“盛成,咱们街坊邻居,你说这种话,以后就没交情可言了。”林局愤愤的说。

其实吧,早批晚批,路都能批下来,因为那是城市规划的一环,再不济,熬到林局明年退休,上来的新局长总能把路批下来。

但盛成现在是急钱用,所以才想着能不能动用点私人关系,把这条路早点批下来。

不过,林局脾气这么坏,这关系他也就不着了:“您爱咋咋地,那狗,多少钱我都买!”

真是奇了怪了,老而不死是为贼,老而不豁达,难怪解放前上的大学,到老只混到个局长位置,这老爷子,盛成还真就不尿他了呢。

推门进院儿,一闻香味儿,盛成就知道,妻子今天大展厨艺了。

烤的牛扒,煮的意大利面,拌的沙拉,还用面包糠炸的大虾,满打满儿的做了一大桌。当然,考虑到客人不习惯吃西餐,西餐吃,筷子才是王道,那意大利面,就得用筷子挑着才够味儿。

这个家,只要苏爱华愿意经营,盛成就觉得心里暖暖儿的。

这一回超生学乖了,悄悄把狗抱回来之后,没给别人,只给妈妈一个人看:“妈妈你看,这只狗狗也生病啦!”

据说隔壁的猫狗不能惹,但是,是陈月牙问了超生长大后的理想,小闺女才想给她证明自己确实会给小动物治病的。

作为来做客的亲戚,这时候该怎么办?

那边苏爱华还在摆筷子,眼看要吃饭了,陈月牙不想给盛家惹麻烦,正准备抱狗出门,就迎上了气咧咧进门的盛成。

“小苏同志,这狗是咱的了,我买下来了,不用抱出去!”盛成气哼哼的说。

陈月牙刚才都听见他和隔壁的吵架了,来做客的人,怎么能惹了人家的邻居呢?

“您等等吧,这狗有病,我家笙笙没想买这狗,小孩子开玩笑过家家,就想给它治个病。”陈月牙说。

苏爱华也属于被超生洗脑的那一类,在厨房没听见盛成和林局的吵架,这会儿还是乐悠悠的:“就放这儿治,笙笙,让你盛伯伯看看你有多能干!”

这是要跟盛成显摆超生。

但是,超生毕竟只是个平平无奇的小丫头啊。

“妈妈,这只狗狗是吃的太好,隔壁的奶奶还不准它出门跑,跟咱家的小老八一样,心里不高兴,才把自己饿瘦哒!”超生摸着瘦巴巴的串串说。

苏爱华立刻点头:“神了神了,隔壁的猫和狗,吃的比人还精细,确实不让往外跑,笙笙,你可真是神了。”

但是,苏爱华对超生佩服的五体投地,盛成和盛海峰则是两个行走的马列,觉得这不很正常的事儿嘛,谁都能一眼看得出来?

不正常的是苏爱华,好吗?

而且,在盛成面前,苏爱华也曾极力的,夸大,并且渲染过超生的超能力,还一定要给盛成现场看看。

盛成和盛海峰一个观点:贺笙笙是个乖丫头,但苏妈妈,是行走的封建迷信。

既然超生是真想给人的狗治病,那怎么办,要不要再把狗抱回隔壁去?

盛成只是表面看起来温柔,其人的性格其实是特别刚硬的。

正好这时候,陈月牙说:“盛书记,我把狗抱隔壁去,给人解释一下吧,免得邻里之间伤了和气!”

“不用!”盛成断然说:“和气也得给识的人,这狗我就买了,送给贺笙笙,养白白胖胖的,气死隔壁算了。”

盛成喜欢经商,但性格儒雅,人都以为他没脾气,实则不然,他骨子里的脾气刚着呢,钱可以不赚,但不能让孩子受气。

赚钱不就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让孩子委曲求全,让亲戚低下四,在盛成的人生规则里可没这俩样。

当然,喊孩子们吃饭的时候,盛成是笃定,百货大楼他估计拿不下来,事业,得拐个弯儿了。

不过就在这时,有人敲门了,听起来声音是林局,但怎么听着,那声音都有点儿上八下:“海峰,在不?”

“林爷爷,什么事儿?”盛海峰一个弹跳,蹦到门口就把门打开了。

林局怀里抱着那只又肥又胖的老橘猫呢:“它拉屎啦!”

人在吃饭,邻居上门说猫拉屎啦,这怎么听着,都让人不舒服啊。

炮立刻哇的一声:“哇,这个爷爷好恶心!”

二斌也喊:“爷爷,我们可在吃饭呢,您怎么能说您家猫的屎呢?”

在林局这儿,猫和狗就是他的孩子,当然,恶心着了别人是他自己不对,所以他说:“猫拉屎啦,屎里头全是虫!你们给猫喂的啥药,比宝塔糖管用。”

这就是老人们的固执已见了:自己疼宠物,当孩子来养,但是,他们不理解,猫狗和人不一样,吃了人的药又怎么会管用?

总之,这种人,就得现实给教训。

盛海峰买的驱虫净果然比宝塔糖管用,他们才会信服!

超生怀里还抱着小串串呢,递给林局说:“爷爷,狗狗以后不能吃的太好,您得让它多出门跑一跑,它就会变胖哒。”

这要没有大橘猫在前,林局就不会那么耐心。

要不是刚才那么气冲冲的跟盛成吵了一架,现在林局也不会那么不好意思。

抱过小串串,林局因为也发现这几个孩子是原来给自己卖过虫草参的那几个,不在胡同里那些讨厌的熊孩子之列,还得邀请他们过去玩一玩儿。

“对了盛成,那条路的规划早就下来了,明天我签个字,就可以土建一局去修路了,我跟你说一声。”林局走的时候撂了一句。

饭桌上,大家一起吃饭,苏爱华左边坐着儿子,右边坐着丈夫。

于是,她左边说:“看吧,有贺笙笙在,就有好事儿发生。”

于是,丈夫离她离的远了一点。

她又跟儿子说:“这回信我了吧,贺笙笙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

盛海峰则给了他这个温柔,美丽,但封建迷信的厉害妈妈一个同情的眼神。

他妈,没救了。

但是,不管儿子丈夫相不相信,苏爱华一心认定,所有的好运全是贺笙笙给她带来的。

在北京过了个快快乐乐的五一,其实也就两天而已,超生已经想爸爸想的不行了。

回家,赶紧回家!

“月牙,干脆你给咱们百货大楼搞销售吧,我觉得,要是你坐镇销售,咱们的营业额,肯定比现在更好。”临走前,苏爱华跟陈月牙商量起了正事儿。

陈月牙要真的搞销售,也相信自己能搞好。

但是,就像苏爱华是百货大楼的总经理一样,她自己更想掌握自己的事业,而不是跟着苏爱华一起干。

“我还是想把我的服装厂好好搞一搞,咱们离的近,有什么事儿一起商量就行了,百货大楼啊,你做主!”陈月牙说。

不天天盯着营销额,不怕合伙做生意,对方贪自己点小便宜。

陈月牙这样的合伙人,苏爱华只能说,自己当初,在人生的低谷,真是选对了人。

但是头一回试探,发现陈月牙在这方面挺坚决的,也就不说这话了。

不过她心里也在想,怎么才能天天接触到超生呢?

这是个问题。

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苏爱华的心里,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不,有天她准备往望京去上班,一出门,就看见隔壁的老林往门上贴了一张红纸:“此院出售!”

“林伯,您终于要搬楼房里去啦?”苏爱华问。

林局笑了笑:“老了嘛,楼房里自来水,厕所都方便,虽然我舍不得这院子,但毕竟楼房更方便,不得不搬呐。”

现在,北京的四合院,只要有人愿意卖,那不是一窝的抢?

苏爱华一把就把林局贴的红纸给撕了:“这院子我们买,多少钱我都接,咱们谈价格就行,您可不能再贴条子了。”

终于,苏爱华找到办法了,她得让超生搬到她家隔壁做邻居!!!

……

回到清水县,贺帅兄妹碰到的第一件事儿,大好事儿,就是,张福妞居然通过了小主持人的第一轮选拨,即将要开始第二轮了。

胡同里的街坊邻居们,为了这事儿也是由衷的高兴,就连秦多吧,虽然因为妹没去参加不太高兴,但是,因为程春花回来夸了一通嘛,也在公厕前面的宣传栏里,用红色的粉写了一封喜报。

福妞当然开心啦,因为虽然在她梦里,妹将来会是个电影演员,但是,选主持人这事儿妹可没参加过。

这种福运,她想抢就抢了呗。而且他爸这两年因为工作努力认真,最近正在往北京调动。

福妞可开心了,她马上就要跳出清水县了。

清水县,呵,在她梦里,八/九十年代,是个乱的不能再乱,臭烘烘的,流氓混混四处出没的地方。

就二斌和炮的死,不全是因为那帮流氓混混,黑社会的原因?

她等当了小主持人,肯定马上就能跳离清水县这个烂摊子。

但是,她完全没想到,超生会碰到胡俊,而胡俊,又会给秦妹指一条新的路出来,然后,她费尽心抢来的会,又会回到妹的身上啊。

贺帅是听妈妈的话,直接去找的妹,要带她到医院里抽血,检查身体。

毕竟在80年代,学校里伤同学的几大谣言,一是说她早熟,来月经了,二是说她有传染病,靠近了就会生病。

小帅多聪明的孩子,悄悄把妹带到医院里检查,这样,谣言不就传不出去了?

然后,他也没给学校打招呼,直接让秦多带着妹上北京,再让胡俊在那边接妹,送到电视台去参选。

再然后,小帅和妈妈就静等妹的好消息了。

当然,过了大概半个月,北京那边就有消息了,主持六一电视台节目的,不是张福妞,而是秦妹。

“咱们妹要上电视啦!”宝拿着信,还在河对面就在吼。

不一会儿,百顺街道的八条胡同,所有人都知道妹要上电视了。

多少年的街道主任,秦多当然高兴的不得了,但是,说起这事儿,最先要感谢的人是谁,还是陈月牙啊。

是她悄悄让贺帅带着妹体检的,又让他带着妹去的北京。

闺女要当主持人了,就问谁不高兴?

更叫秦多高兴的是,陈月牙居然说,自己大部分时间还得住在清水县,就孩子们,也不往望京转学了。

“这是咋啦,好好儿的,咋就不转学了?你们前阵子不是一直在喊,要搬走?”秦多问。

现在的公路啊,水利大坝啊,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可不像将来一样,批下来会遥遥无期,修建起来是特别快的。

只要上面一批准,下面立刻就会开始实施。

毕竟80年代,是全华民族干劲最足的年代,人人都在为失去的十年而惋惜,而痛惜,人人都在想着如何让国家快速富裕,让交通快速便捷。

不仅仅是嘴里嚷嚷着要超英赶美,而是身体力行,大家都在鼓足了劲儿的干。

“我舍不得咱们胡同里的街坊邻居呗,尤其是您,为人多公正啦!”陈月牙笑着说。

秦多最喜欢人这么夸自己,加上妹要当小主持人,简直不要太高兴了。

趁,陈月牙就提了个要求:“咱们那服装厂太小了,我想发展,想给咱们街道创造点业绩都创造不了,我想让区政府给我多批片儿地,让我再盖些厂房,您觉得呢?”

“你既然愿意留下,我当然得尽力的配合你,等着,我去找区长。”秦多说。

好事真是一桩接着一桩。

那地,按理来说是要钱才能批下来的。

但是,就因为陈月牙透露了要走的想法,而正好服装厂隔壁是块准备批给药厂的空地。

区长为了留下陈月牙,二话没说,50块钱一亩地,直接把地给陈月牙了。

250块钱买一大片的空地,这事儿,就在现在来说真是白捡的便宜。

而就在这时,苏爱华兴高采烈的跟她说:“月牙,我们隔壁的院子要卖,钱应该不是问题,我帮你答应下来了,搬家,咱们做邻居吧!”

北京的四合院?

要买吗?

这是个问题啊!sha8rg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This website provides online writing upload space platform。小人参她三岁半[导航]